A-A+

书法欣赏/研究/审美的大巧若拙与返璞归真

2010年03月31日 2、当代书论 暂无评论 阅读 437 views 次
摘要:

书法原创度不能割裂作为本艺术赖以建立与存在的客观规定性。书法深度必须体现个体风格切入历史的深刻性及个体语言的独特性。

书法欣赏-汉代刻石

          在唐宋元明时代,由于时代的局限,书家很少见到三代金文、两汉刻石等早先的书法,那些规正、平和的书法作品也就被历史认定为经典,成为后人学习的楷模,而对人们经过几千年形成的审美方法与价值判断,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三代的古朴、两汉的沉厚、魏晋的萧散及南北朝的奇崛到后来被变异为平正、规范、守制,甚至走向“馆阁体”的绝地。清代碑学的崛起可谓是在一定程度上对传统美学的回归,尽管创作上有许多不尽理想的客观存在,但对大、深、厚、古的追求表明人们正沿着纵深的美学道路行进。

           就书法艺术而言,朴实、原始、奇、古、疏、拙、生、涩、苍、老、辣等审美特征,虽与漂亮、匀称、秀美、巧作、熟练等相对立,但并非一定不具备美感。三代金文,古朴自然;两汉隶书,茂密沉厚;南北朝碑版,峻拔奇伟;大唐书风,雄杰郁勃,即使被后人尊崇为书圣的王羲之书风,也沉着痛快,风规高远。由于历史上对二王书风的误读和讹传,人们往往把漂亮、甜美视作王书的代名词了。以漂亮、甜美反对朴实、厚重、肃穆、沉郁、雄肆、古拙等。在书法艺术形式中,线条的刚柔、浓枯、燥润、粗细、方圆、断连等与结构的虚实、开合、聚散、巧拙、奇正等皆表现为对立的矛盾,而这些对立体的统一与和谐,便构成书法艺术形式的美。
 
         只有经历求精求美的过程后的返朴,才能真正具备“古”、“厚”、“拙”、“朴”的大顺之美。大顺之境,即极刚又极柔、大实而虚、虚实生白、大巧若拙、返璞归真的境界,是书法美的极致。如果我们把孩儿体视作未经雕琢的天真稚拙,大顺即是在经历大雕大琢后的返璞,两者在外态上貌似相近,其实相距天壤。稚拙与大拙,是我们通常在艺术审美中所说的“始境”与“尽境”。
  
    审美标准之新意、格调二合一,界定书法艺术的新意,我们可从个体风格的原创度与深度两个方面进行考察。所谓原创度,指个体风格语言建构的独立性程度及与既有历史和时代风格的差异度。原创度不能割裂作为本艺术赖以建立与存在的客观规定性。深度指个体风格的艺术人文价值的大小。深度必须体现个体风格切入历史的深刻性及个体语言的独特性。

更多书法欣赏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