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春秋晚期虫鸟书法欣赏:风神摇曳鸟翔夔翱

2012年10月12日 其他名家书法欣赏, 篆刻 暂无评论 阅读 880 views 次
摘要:

虫鸟书法文字是一种经过美化和艺术化了的文字,可以说是文字的美的创意,它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鸟翔夔翱、繁复奇妙、生动华美的情调,将人们求美爱美的心态,发挥得淋漓尽致。无论鸟书、凤书、龙书或虫书,都是在原字的基础上增加相应的程式化的精美图案,使得原本比较单调的篆书点画变得风神摇曳,精美富丽。

    鸟虫书文字是一种经过美化和艺术化了的文字,可以说是文字的美的创意,它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鸟翔夔翱、繁复奇妙、生动华美的情调,将人们求美爱美的心态,发挥得淋漓尽致。现在我们所能见到的春秋战国时期的王子午鼎、王子匜、越王勾践剑、越王矛等青铜器铭文,书法字体笔画皆作鸟虫形,这应是鸟虫书的最早形态。

    鸟凤龙虫书法的出现可能为远古图腾文化的孑遗。到春秋晚期,这种图腾文化早已转化为一种富于地方特色的风俗习惯,其装饰意义已经大于巫术意义,而其外在风格的确定则与中国南北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居民的心理气质和文化崇尚有密切关系。

    春秋晚期到战国前期,长江流域的楚、曾、蔡、徐、吴、越等诸侯国曾十分盛行鸟凤龙虫书,北方的黄河流域只有宋国曾经出现。唐代学者韦续在《五十六种书》中对许多古代曾经出现的书体的起源进行了猜测性的叙述,大多都不可靠。鸟书和凤书仅流行于东南地区,西北地区并不流行。

虫鸟书法欣赏-王子午鼎

虫鸟书法欣赏-王子午鼎

    无论鸟书、凤书、龙书或虫书,都是在原字的基础上增加相应的程式化的精美图案,使得原本比较单调的篆书点画变得风神摇曳,精美富丽。根据丛文俊先生的研究,春秋晚期的鸟、凤、龙、虫书可以分为楚系、吴系、越系和晋系四个大系,特色各自不同。

    楚系的主要特征是基本不论凤书和鸟书,其装饰图案基本不破坏字形,以便于识读。与鸟书合铭的虫书线条变化繁复小巧,具有较强的装饰性。代表书法作品有《楚王孙渔戈》、《楚王酓璋戈》、《王子午鼎》和《王子匝》等。与楚国风气接近的都、曾、番、徐等诸侯国各有类似遗存。

    吴系的特点是鸟书、凤书、龙书和虫书都比较完备,装饰性不如楚国,但点画厚重。代表性作品有《王子于戈》、《大王光戈》、《攻吴王光剑》等。与吴国风气接近的有蔡国、宋国等,各有精美的鸟、龙、虫书金文作品传世,如蔡国的《蔡侯产戈》、《自作用戈》、《蔡公子果戈》,宋国的《宋公得戈》等。

    越国主要流行鸟书和虫书,传世作品也最多,器形复杂,风格多样,举凡钟、戈、剑、矛、被等都加以装饰。传世的著名作品如《越王勾践剑》、《越王不光剑》、《越王兀北古剑》、《奇字剑》、《越王州句剑》、《越王大子矛》等,皆器形精美,表现出高超的工艺水平。

    北方强国晋国只流行虫书,而且直到春秋晚期才开始出现.代表性作品有《智君子鉴》、《赵孟介壶》等,字体狭长而精美,线条简单朴素,没有过分的装饰,与北方地区人民的气质相吻合。属于晋系的最典型精美的作品是中山王陵所出土的带虫书的《中山王鼎》和《中山王方壶》,不仅字数众多,而且规范工整,凝重和谐,有较高的艺术价值。

    虫书及各种变体虫书则南北通行,应用广泛。现存最早的虫书作品如楚国青铜器《王子午鼎》,制作于公元前6世纪晚期,所用虫书极尽装饰变化之能事,神秘华丽,透露出强烈的巫现文化气息。另一件楚器《王子匜》铭文虫书的装饰更加浓烈神秘,文字已经化为一个个巫术符号。

    楚系的吴越文字发展出来的虫书则完全颠覆了正统结体模式,以象形的方式塑造字体的形状,内部结构则完全以动物形状为标尺随意赋形。虫书就是鸟虫书,也称鸟虫篆,韦续《五十六种书》十二云:“周文王时赤雀衔书集户,武王时丹鸟入室,以二祥瑞,故作鸟书。”其二十二又云:“ 虫书,鲁秋胡妻浣蚕所作,亦曰雕虫篆。”

    鸟虫篆完全不被东周的结体趋势所拘束,其风靡的地域主要在吴、楚、蔡等东南偏僻地区。这种字体完全不顾本字字形,结体成鸟状或虫状。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鸟虫书增设了大量无实际作用的饰笔。如《越王剑》的“用”字上增饰一个鸟头和一只翅膀,“ 用”字的本体部分则演化成鸟足和支架。又如《王子匜》铭文中的“子”字则增饰出虫足和虫头以状虫之形。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鸟虫书的结体开始逐渐由图像化向抽象化发展,最后完全脱离实际功用而成为纯粹的装饰性字体,今人更将其称为东周时的美术字。但这只是东周金文发展出的旁支,并非正体,不能代表整体风貌。

虫鸟书法欣赏-王子午鼎书法

虫鸟书法欣赏-王子午鼎书法

    王子午鼎是春秋时期楚国的青铜器,墓中出土了一组共七件铜鼎,鼎上铭刻有“王子午”字样,七鼎由大到小排列,称为列鼎,此器是其中最大的一件。该鼎通高76厘米,口径66厘米,侈口、束要、鼓腹、平底、三蹄形足,口沿上有两外侈的长方形耳,旁边攀附6条龙形兽,腹部满浮雕的攀龙和窃曲、弦纹。内腹与盖内均柿有铭文。1978年河南省淅川县下寺出土,现藏河南省博物馆。王子午鼎系分铸后焊接而成,采用了榫卯、中介物等新型构思,技艺之高超,在当时的世界范围内,是第一流的水平。该鼎是楚庄王之子、楚共王的兄弟、曾任楚国令伊(宰相)之职的王子午(又名子庾)的器物,中有确切的人名与地名。该器物又成为研究楚文化的标准器。鼎盖作平顶微弧,有圜形钮。盖、颈、腹内壁均铸铭文,腹铭84字,记述王子午作器的用途和歌颂自己的功德。

    王子午鼎内壁铭14行86字,铭文字体修长,笔画婉转逶迤,颇多类似鸟虫书一样的装饰性笔画,看上去别具一格。铭文大意是说,在某年的正月丁亥日,王子午选择上好的铜料,铸造了七件列鼎,用于祭祀祖先神灵以及进行严肃的盟誓,祈求长寿安康。希望子孙后代永远像他一样:恭敬而严肃地对待祭祀和盟誓,既要有胆有识,无所畏惧,又要小心谨慎,避免失误;既要施行德政,又要不失威仪;既要以保卫楚国社稷为根本,又要照顾国民的意愿,急民之所急。并将此作为自己行为的准则。

    铭文中的王子午,即《左传》所记载的“公子午”,又名子庚,乃楚庄王之子,楚共王之弟。王子午也曾立下战功,前560年,楚共王卒,吴国乘机发兵侵楚,楚将养由基(就是那个有名的神箭手)穷于应付,子庚率师支援。双方大战于庸浦(在今安徽无为县南),吴人果然轻敌冒进,楚军伏兵突然从四面杀出,吴军毫无防备,大败亏输,吴公子党也做了俘虏。第二年,楚人为报吴侵楚之役,由令尹子囊率军伐吴。吴人坚守不战,子囊只好退兵。可子囊也犯了吴军上年所犯的同样错误,以为吴不能战而疏于防备,结果吴也设伏于险隘,大败楚军,俘楚公子宜谷。子囊悔恨交加,回国不久就病死了。享年约四十余岁。

【铭文】盖铭:倗之(齍),器铭:隹(唯)正月初吉丁亥,王子午(择)其吉金,自乍(作)彝齍)鼎,用亯(享以)孝(于)我皇且(祖)文考,用(祈眉寿)(弘恭舒迟),(畏忌)趩趩,敬氒(厥)盟祀,永受其福。余不(畏)不差,惠(于)政德,(惄于)威义(仪),阑阑(兽兽)。命(令)尹子庚,殹(繄)民之所亟,万年无諆(期),子孙是制。

更多相关书法欣赏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