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鲁迅书法作品欣赏:自然古雅结体内敛

2013年05月20日 康殷书法作品 暂无评论 阅读 1,339 views 次
摘要:

鲁迅书法作品笔力沉稳,自然古雅,结体内敛而不张扬,线条含蓄而有风致,即便是略长篇的书稿尺赎,也照样是首尾一致,形神不散。鲁迅书法结体紧密,线条厚实而稳扎,在放大之后精神宛在,仍无涣散之态。

鲁迅书法作品笔力沉稳,自然古雅,结体内敛而不张扬,线条含蓄而有风致,即便是略长篇的书稿尺赎,也照样是首尾一致,形神不散。鲁迅书法结体紧密,线条厚实而稳扎,在放大之后精神宛在,仍无涣散之态。

    鲁迅书法字笔力沉稳,自然古雅,结体内敛而不张扬,线条含蓄而有风致,即便是略长篇的书稿尺赎,也照样是首尾一致,形神不散。深厚的学养在不经意之间,已洋溢在字里行间。或许有许多人还未必将他归于书法家之列,其实更多的是鲁迅先生自己的不愿意,然只要说起文人书法,稍懂一点的都知道,鲁迅书法是最具代表性的了。赏读鲁迅书法,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书卷气已经扑面而来。
   
    世人所熟知的鲁迅是伟大思想家和文学家,其在书法上也有着深厚的造诣,鲁迅先生的书法,古雅厚重,文人气十足。无论是精心书写的对联,还是即兴书写书写的手稿、书信,都大有可观。因为鲁迅书法结体紧密,线条厚实而稳扎,在放大之后精神宛在,仍无涣散之态。国内的许多报刊题头,各大文化馆、电影院以及学校等,均喜集鲁迅字体放大制成招牌,一时“鲁迅体”和“郭体”一样,风靡全国。然而作为以个性见长的文人书法,被运用得太滥终究不是好事,尤其是不讲道理地单一抽出来作毫无生命的硬性组合,这似乎也违背了文人书法以欣赏书卷气和性情为第一要义的宗旨。

鲁迅书法作品欣赏

鲁迅书法作品欣赏

    鲁迅除读书写作外,他的艺术兴趣相当广泛,于金石书画、汉画像石、古钱币、古砖砚、木刻版画等方面的收藏皆有所嗜。鲁迅先生尤其是在金石碑拓的研究和收藏上不计工本、不遗余力。也对书法、美术有着极高的鉴赏力,对篆、隶、章草等各种书体,均可熟练掌握。这也是因他早年在日本时,从章太炎先生听文字学,每天下班则躲进书屋长时间地抄写古碑,并热衷于搜寻碑帖拓片,不断地描摹整理。为后来奠定了基础。鲁迅在他读书兴趣很浓的时候,就有兴致的会将篆隶意的字参杂于行书之中,显得浑然一体,趣味横生。

    鲁迅先生虽然他在书法艺术上有着极高的修养识见和水准,但他对自己的字并不看重,无意作书家,他较欣赏的倒是弘一法师乃至好友陈师曾和乔大壮的书法。他曾托日本好友内山君“乞得弘一上人书一纸”;他的第一本译著《域外小说集》,即请陈师曾为之封面题签,而北京“老虎尾巴”书房内的一副“望掩磁而勿迫,恐鹤鸡之先鸣”对联,则是请时年才二十出头的乔大壮书写,可见当时对这些朋友之推重。而遇上自己真正的好友向他求字,虽也在所不惜,但却相当低调。

    鲁迅先生是一位终身都以毛笔为工具的学者(尽管他那时已有了自来水笔),除了书稿、尺犊外。日记、著译和抄校稿以及日用记账等均以毛笔小楷书录,而且他用的笔墨也不甚讲究,最经济便宜的“金不换”即是他的常用墨了。他一生留下了大量的墨迹存稿,其中以鲁迅书法作品形式的则占相当少的一部分,这类墨迹以鲁迅定居上海的十年里最为丰瞻,大多是应友人之求或朋友之间诗联唱和之作。
   
    鲁迅先生是伟大的思想家和文学家,是中国新文学运动的奠基者,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伟大旗手,他也是东北大学的第一位外国留学生,也是当时仙台唯一的中国留学生。在仙台给鲁迅影响最大的是解剖学老师藤野严九郎。在周作人所著的《鲁迅的青年时代》和许寿裳所著的《亡友鲁迅印象记》两部书中。鲁迅先生本想通过医学将中国人身体变得强健,但后来鲁迅弃医从文,觉得精神上的麻木比身体上的虚弱更加可怕,希望用文学改造中国人的“国民劣根性”。这也是他在《藤野先生》一文中提及此事,说因为看了一部电影所延伸的想法。

    有一天,在上课时,教室里放映的片子里一个被说成是俄国侦探的中国人,即将被手持钢刀的日本士兵砍头示众,而许多站在周围观看的中国人,虽然和日本人一样身强体壮,但个个无动于衷,脸上是麻木的神情。这时身边一名日本学生说:“看这些中国人麻木的样子,就知道中国一定会灭亡!”鲁迅听到这话忽地站起来向那说话的日本人投去两道威严不屈的目光,昂首挺胸地走出了教室。他的心里像大海一样汹涌澎湃。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中国人,一群麻木不仁的看客一一在脑海闪过,鲁迅想到如果中国人的思想不觉悟,即使治好了他们的病,也只是做毫无意义的示众材料和看客。现在中国最需要的是改变人们的精神面貌。

    在日本留学期间,鲁迅先生初步形成了他的世界观和人生观。鲁迅阅读了大量的外国文学和社会科学方面的著作,开拓了视野,为以后的文学创作奠定了基础,特别是严复翻译的英国人赫胥黎著的《天演论》,更给予鲁迅以深刻的影响。《天演论》是介绍达尔文的进化论学说的一部著作,这使鲁迅认识到现实世界并不是和谐完美的,而是充满了激烈的竞争。一个人,一个民族,要想生存,要想发展,就要有自立、自主、自强的精神。不能甘受命运的摆布,不能任凭强者欺凌。

   鲁迅先生在《新青年》杂志上首次以“鲁迅”为笔名发表了文学史上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成了中国现代文学史的开山之作,它奠定了新文化运动,推进了现代文学的发展。这篇小说,大胆揭露了人吃人的封建理念,向沉滞落后的中国社会发出了“从来如此,便对么?”的严厉质问,大声疾呼:“救救孩子!”鲁迅所作的《野草》中的散文诗则呈现出迷离恍惚、奇诡幻美的意境,它们像一团团情绪的云气,在空中旋转飘荡,变幻出各种意想不到的形状。鲁迅内在的苦闷,化为了梦,化为了超世间的想象,使《野草》成了中国现代主义文学中。

    许多人读鲁迅杂文,见他笔锋犀利,一身傲骨,对“怨敌”也“一个都不宽恕”,直观的以为他的性格也是刚烈严肃有余,轻松温情不足,其实不然,鲁迅倒是一个非常多情而具有幽默感的宽厚长者,虽然在他的杂文中我们难以体会,而在他的笔墨间却能轻易地看出来。读鲁迅先生的书法作品,你总能觉得有一种脉脉的温情,沉着隽永,意味深长。这其实和他幽默智慧的文人性情大有关联,鲁迅的儿子海婴曾天真地问:“爸爸能不能吃?”鲁迅则俏皮地答道:“要吃也可以,但自然是不吃的好。”当某些文人指责他对海婴过于溺爱时,鲁迅则以一首《答客消》加以回击:“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放冤。”体现了他温厚性情的一个侧面。

    一九六一年前,为纪念鲁迅先生诞辰八十周年而出版《鲁迅诗稿》(影印本)时,郭沫若在三百来字的序言中有几句评语精辟而极有见地:“鲁迅先生亦无心作书家,所遗手迹,自成风格。融汇篆隶于一炉,听任心腕之交应,朴质而不拘挛,洒脱而有法度。远逾宋唐,直攀魏晋。世人宝之,非因人而贵也。”老舍也曾说过:“看看《鲁迅全集》的目录,大概就没人敢说这不是个渊博的人。可是渊博二字还不是对鲁迅先生的恰好赞同。”可见鲁迅的文学影响很大。

更多书法作品欣赏

标签: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