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严复行书书法作品欣赏:儒雅清新含筋抱骨

2013年06月19日 欧阳中石书法欣赏 暂无评论 阅读 1,218 views 次
摘要:

严复是中国近代史上向西方国家寻找真理的启蒙思想家之一,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严复书法在学者圈内也属佼佼者,主要擅长帖学,其字秀逸、辞句骄丽、秀逸萧散、洒脱自然,落笔精妙,含筋抱骨,显示了一代书家那种自信而又含蓄的不凡功力。

严复是中国近代史上向西方国家寻找真理的启蒙思想家之一,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严复书法在学者圈内也属佼佼者,主要擅长帖学,其字秀逸、辞句骄丽、秀逸萧散、洒脱自然,落笔精妙,含筋抱骨,显示了一代书家那种自信而又含蓄的不凡功力。
 
    严复书法主要得力于帖学,对王羲之、颜真卿、苏东坡等数家都做过非常精深的研究,临池之余,但其也时而提出自己的观点,譬如:他在临《兰亭序》后曾记:“兰亭定武真本不可见矣,学者宁取诸、薛、冯承素及双钩填廊之佳者学之,必不可学赵,临学之将成终身之病,不可不慎也。”

    严复书法在学者圈内也属有时佼佼者。严复书法墨迹中行书最多。在上海博古斋所藏楹联集中有一幅严复的对联精品:“谢安舟揖风还起,庚信文章老更成”,整体看上去像似一挥而就,但写得却秀逸萧散,洒脱自然。其在对联上的落笔精妙,含筋抱骨,显示了一代书家那种自信而又含蓄的不凡功力。从而得知他虽生于清代同光年间,受何绍基、翁同龢一点影响,但他的书法主要是颜真卿的底子,不见“馆阁”的流行时风。

    严复的书法特点:笔墨丰沛,章法妥贴而具法度。其中他的尺犊以及《天演论》的几页手稿,均用笔含蓄,儒雅清新,线条轻重徐疾富有节奏的特点,深得二王和颜书的风致。清内阁学士陈宝渠在《严君墓志铭》中言:“君邃于文学,虽小诗短札皆精美,为世宝贵,而其战术炮台建筑诸学,反为文学掩矣。”

严复书法作品欣赏

严复书法作品欣赏

    严复先生于书法不仅精于艺术实践,同时还在创作理论上时有自己的独立想法,这对一位学贯中西的大思想家翻译家来说是颇为难能可贵的。 据说他在帮助马相伯创办复旦公学并任监督期间,除亲自批阅学生翻译作品外,还时常亲自撰拟和抄写学校布告,其字秀逸、辞句骄丽,使得其布告贴出后没多天,就被同学揭下保存,一时也传为佳话。

    严复在题跋书法作品《麓山寺碑》一文中,评点了李北海的结体用笔之后,笔锋一转,又另外发了一番感言:“书法七分功夫在用笔,笔及纸时,毫必平铺,锋必藏画,所谓如印印泥者,言均力也,如锥画沙者,言藏锋画也。解此而后言点画,言使转,言增损,言赏会,至于造极,其功夫却在书外矣。虽然耽书,终是玩物丧志”等等,像这样的题跋还有很多。

    严复是中国近代史上最早深人系统地介绍西方先进文化思想的学者,他第一次把西方的古典经济学、政治学理论以及自然科学和哲学理论较为系统地引入中国,启蒙与教育了一代国人。他一生译著一百七十多万字,有《天演论》、《原富》、《群学肄言》、《法意》、《穆勒名学》等八大名著,其中最负盛名的是翻译了英国赫胥黎的《天演论》。一八九八年此书一出,立即风靡全国。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八个字的进化论思想是《天演论》中有极为出名,当时几乎是传诵天下,成为文化知识阶层中最为流行之语。其意思是:自然界的生物不是万古不变,而是不断进化的;进化的原因在于“物竞天择”,“物竞”就是生存竞争,“天择”就是自然选择;这一原理同样适用于人类,不过人类文明愈发展,适于生存的人们就愈是那些伦理上最优秀的人。其影响之大有实例可鉴,许多仁士为了以明心志,纷纷为此更字改名,例如:秋瑾从此以竞雄为字;陈炯明改字为竞存;胡适在之前原名叫胡洪驻;另有如张竞生、李天择等,名字都与这八个字有关。名人这么多仿效的,那其未能出名的人就更难以计其数了。

    书中传播一些西方民主新思想新科学,使当年像鲁迅、胡适等青年读后非常地钦佩与服帖,鲁迅曾说:一有闲空,就照例地吃侉饼、花生米、辣椒,看《天演论》。康有为、梁启超也对其翻译的书大为欣赏,以此作为政治改良的依据,并称赞此译著为“中国西学第一者也”。康有为素来是个目空一切的狂者,但从梁启超处看到《天演论》的译稿后,亦不得不惊呼“眼中未见此等人”。

    严复曾赴英留学两年的时间里醉心研究西方的政治经济制度,阅读了大量的西方哲学家思想家的著作,给他的一生带来极其重要的转变。回国后在发愤苦读中国旧籍的同时,他继续孜孜不倦地钻研和翻译西方学说,并翻译了亚当斯密的《原富》、孟德斯鸿、达尔文、赫肯黎等著作,给他的一生带来极其重要的转变,成为当时一位真正能学贯中西的大学问家。其中他对赋税的职能、作用有较深刻的认识,认为纳税是公民的义务,而政府征税后要用之于民。
   
    除了思想家和翻译家外的严复,其还是一位享有大名的教育家和书法家。他早年受到的严格教育依然为他的传统国学打下了深厚的根基。一九一二年五月,京师大学堂更名为北京大学时,学贯中西的严复先生以京师大学堂总监督之职就顺理成章成了北大历史上的首任校长,尽管时间很短,仅八个月,但意义却非凡。严复要求维新变法,却又主张“惟不可期之以聚。”“除而不骤”的具体办法就是要通过教育来实现,即在当时的中国,要实行君主立宪,必须开民智之后才能实行,严复的一个突出思想特点是“教育救国论”。
   
    严复出生于福建侯官(今福州)一个普通医生家庭,祖父曾中过举人,在一个县里做过小官,严复儿时的聪慧以及读书写字的胜人一筹,七岁时,就一直跟着“邑中宿濡”及拔贡生们读四书五经,一八六六年,由左宗棠创办的福州第一所海军学堂—福州船政学堂招考,十四岁的严复赴考,揭榜后即以第一名成绩录取。一八七七年严复又奉派到英国入格林威治海军学院学习,两年后“海归”,其后二十年来一直未脱离海军界。先任福州船政学堂教习,后任天津北洋水师学堂总教习(教务长)、会力、(副校长)、总力、(校长)等。严复任总办的北洋水师学堂曾被时人推崇为“实开北方风气之先,立中国兵舰之本”。作为一所新式海军学校,该校二十年间为社会培养了许多人才,如民国大总统黎元洪、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以及北洋大学教务提调王劭廉(同时兼任直隶学务公所议长、直隶咨议局议长)、著名翻译家伍光建等。
   
    虽说严复先生是近代思想先行者,但晚年的他是一名保守派人物,后来反对共和,赞成帝制,他发起筹安会,支援袁世凯复辟帝制,又同情张勋复辟。他嘲笑胡适等新文学革命派是“如春鸟秋虫,听其自鸣自止可耳”。严复被列为“筹安六君子”之一,这对原本是“传播西方近世思想第一人”实乃莫大之讽刺。鲁迅先生说:“先驱者本是容易变成绊脚石的。”所以晚年的严复颇为抑郁清冷,感慨国事,“不觉老泪如绠”。他在给朋友的书札中写道:“还乡后,坐卧一小楼,看云听雨之外,有兴时,稍稍临池遣日。”
  
    尽管如此,但严复先生对中国近代思想启蒙所作出的卓越贡献也足以不朽了,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一九九八年,北京大学在《天演论》翻译出版的百年之际,专门于未名湖畔树起了严复的铜像,就是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思想家和他们的首任校长。

    郎咸平接受了媒体关于严复的访谈中说:他最后只成为了中国历史上一颗耀眼的彗星。他的悲剧就是在当时特殊环境下,他是唯一有能力了解西方浩瀚的哲学思想的中国人。但老天爷开了中国一个大玩笑,让他止步于天演论和以英国哲学思想为主的翻译工作。当时甚至到现在的中国都难以理解他深邃思想,从而造成后继无人的宭境 ,因此使得他的止步让今夭的中国都缺乏一个指导中国往何处去的哲学思想一只有读懂严复的悲剧才能理解中国现在的悲哀。

更多书法作品欣赏

标签: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