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沈兼士甲骨钟鼎书法欣赏:法度谨严清秀洒脱

2013年09月04日 其他名家书法欣赏 暂无评论 阅读 676 views 次
摘要:

沈兼士书法作品中小篆、楷书、行草诸体兼会,尤善甲骨钟鼎文字,谨严而有法度,线条工稳舒展,蕴藉有味;结体方正中略带修长,清秀洒脱。在语言上一生致力于语言文字研究,建立了语根字族之学。沈兼士学识渊博,在书法与语言上有所研究。

沈兼士书法上小篆、楷书、行草诸体兼会,尤善甲骨钟鼎文字,谨严而有法度,线条工稳舒展,蕴藉有味;结体方正中略带修长,清秀洒脱。在语言上一生致力于语言文字研究,建立了语根字族之学。沈兼士学识渊博,在书法与语言上有所研究。

    沈兼士作为古文字学者的沈兼士,在书法上擅写小篆、楷书、行草诸体,尤擅甲骨钟鼎文字。小篆基本是用“说文”的字体,写得也颇工整秀丽;而在他的尺牍书法中,其行草书则用笔潇洒随意,结体略呈方扁状,提按顿挫似有明显的章草意味。其书法虽不如乃兄书法家沈尹默有名,但却是沉郁雅致、古朴隽永的学者书法,也深得鲁迅的赞赏,鲁迅编《北平笺谱》,曾请沈氏题签,可见他书法的功夫。

    沈兼士书法多瘦劲之趣,少甜熟之累,亦自成风格。其甲骨钟鼎文字写的书风也格外高致,如其写的非常精到的一幅书法作品“摹虢季子白盘文”,观其字写得谨严而有法度,线条工稳舒展,蕴藉有味;结体方正中略带修长,清秀洒脱,点画的方折使转上,不急不缓,不燥不渙,且十分的妥贴到位。
 
    沈兼士成就是多方面的,精于诗文,常与诗家樊增祥唱和。但其在语言文字学方面著作宏富,获得学术界很高评价。沈氏对在语言上一生致力于语言文字研究,平生治学主张兼通博采,不为拘墟之见,因此对文字训诂发明独多,是中国近代最有见地的训诂学家。由中华书局1986年出版的《沈兼士学术论文集》,收入有关文字学沿革研究的文章42篇。其中包括文字训诂、书籍序跋、历史档案整理等三方面内容。

沈兼士书法作品欣赏

沈兼士书法作品欣赏

    1912年,沈兼士在北京各大学授课,他不仅对中国的历史文化和学术有深刻的理解,而且思想开阔,对西方的科学文化的发展也非常重视。在学术上他不是一位抱残守缺的学者,而是博识古今中外的通人。”五四新文化运动时,当时受西学的影响与冲击,有些学者甚至提出了“汉字拉丁化”的观点,如沈兼士的同门师兄、研究小学经学的大师钱玄同先生,一度就要做“汉字的叛徒”,要把自己的名姓也像“扔破鞋一样扔掉!”但沈兼士并没有狂躁,他仍深入地沉潜于汉语言文字的研究,在训诂、文字、音韵、档案学等领域独有所识,建树颇丰。

    沈兼士在《初期意符文字之特性》(1946年发表)一文中提出了“意符字”的设想,认为由文字画蜕化为六书文字,中间应有一过渡时期,逐渐将各直接表示事物之图形,变为间接代表言语之符号,这个过渡期的文字即为“初期意符字”。其提出的文字画的概念,沈兼士的观点在建国前后引起争论,但后来中国文字学在批评与反批评的论争中发展,文字源于图画的观点现已为大多数文字学者所接受。“

    沈兼士建立了“语根字族”之学,揭示汉语语根与派生词的亲族关系,提倡利用形声字的声符进行汉字的字族研究,以建立汉语语源学和字族学。其从总体上探求汉语语词的语根,推寻语词表现在形音义三方面的嬗变,并提倡利用形声字的声符进行汉字的字族研究,以建立汉语语源学和字族学。可惜这套学说和研究成果至今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后代学者对沈先生的字族理论时时援引,但是进行系统总结和评价的却很少。沈先生的理论博大精深,众多细部之所以然,需要后辈学人反复地体味,并进一步发扬光大。

    沈兼士与兄长沈士远、沈尹默同在浙江省立第一中学、北京大学任教,号称“北大三沈”。也有“三沈二周二马”之谓盛名,“二周”即鲁迅兄弟也;“二马”即马裕藻、马衡俩也;“三沈”就是沈氏三兄弟了。所谓文人之间惺惺相惜,其中鲁迅与沈兼士关系不一般,经常书信往还,鲁迅在《鲁迅日记》中曾多次提到沈兼士。鲁迅逝世之后,沈兼士全力支持参与出版鲁迅全集,接济鲁迅遗孀朱安。

    沈兼士曾任北平故宫博物院文献馆馆长,主持整理内阁大库明清档案事宜,为学术界开风气之先。沈先生认为,档案于一代政治、学术关系极大,整理档案之目的在于充分便利使用。身为文献馆长的沈先生对民族文化真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在1922年,清室曾以经济困难为由,欲将由沈阳运抵北京故宫的文溯阁《四库全书》盗售日本人,且价已议定,为120万元。此事被当时的北京大学教授沈兼士获悉,于是他致函民国教育部,“竭力反对,其事遂寝”。才避免了《四库全书》流失国外。

    沈兼士沈兼士不仅是著名文人,也是一位爱国人士。其早年游学日本,入东京物理学校。与鲁迅等人从章炳麟学文字、音韵之学,并加入同盟会。抗日战争期间,曾任《鲁迅全集》编委,并参与抗日团体“炎社”的创建 。在1925年女师大风潮中,沈兼士同鲁迅、马幼渔、钱玄同等人站在一起,发表了七人签名的《对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风潮宣言》,声援女师大同学的正义斗争。

    为人朴实厚道的沈兼士,为学却深邃而多有发展。其弟子语言学家、北大名师周祖谟教授曾撰文回忆道:“先生身材既高,风神潇洒。但外表谦和潇洒的他,有一颗刚强而正直的内心。北大南迁后,他滞留北平,在辅仁大学任教。主持敌伪治安维持会的周养庵派沈兼士一个学生来见他,说:“文献馆还得请您主持,知道您血压高,您不必天天到馆,偶尔去去就行了。”沈兼士说:“我饿死也不给日本人工作。”遂拍案把学生赶出了家门。如此,沈兼士的收入锐减。在那时他家里5个孩子,其中4个女儿还在读书,妻子有间歇性精神病,时好时坏,儿子沈观患严重的肺结核在疗养,经济变得极其困难。可看出其人格的高洁。

    还有一件事沈兼士先生的故事,在北京沦陷时,其仍在辅仁大学授课时,其女儿回忆说:“由于先父性刚烈,每谈国事,不顾场合,必痛詈敌伪而后快,以此深为敌伪所忌。”后被特务检举欲加害,幸而他事先获知,于1943年冬去了西安转到内地重庆,方平安脱险。在重庆时沈先生蓄须明志,表明沦陷区不光复不剃须。这也是有何等的爱国之心才有的行为。
 
    沈兼士( 1887-1947 ),名臤,吴兴(今湖州)人,沈尹默之弟。中国语言文字学家、文献档案学家。曾历任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辅仁大学文学院院长、故宫博物院理事、文献馆馆长、国语推行委员会常委等职务。1947年8月2日因脑溢血病逝于北平,葬于京西福田公墓。在他的追悼会上,金息侯先生亲笔撰写的挽联是:三月纪谈心,君真兼士,我岂别士;八年从抗战,地下辅仁,天上成仁。这如实地概括了沈兼士坦白厚道、济世爱国的一生。

更多书法作品

标签: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