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尚意的书法美学情趣

2016年08月03日 蔡京, 行书 暂无评论 阅读 3,961 views 次
摘要:

蔡京书法笔法姿媚,字势豪健。蔡京书法雄浑矫健,豪健洒脱,舒展飘逸,张弛有度,其书法在北宋罕有比肩者,不失为一代宗师。蔡京的书法有姿媚豪健、痛快沉着的特点,能体现宋代“尚意”的书法美学情趣。蔡京书法用笔挥洒自然,而不放纵的高雅格调;结字方面,字字笔划轻重不同,出自天然;起笔落笔呼应,创造出多样统一的字体;分行布白方面,每字每行,无不经过精心安排,做到左顾右盼之中求得前后呼应,达到了气韵生动的境地。

蔡京书法笔法姿媚,字势豪健。蔡京书法雄浑矫健,豪健洒脱,舒展飘逸,张弛有度,其艺术成就之高,在北宋罕有比肩者,不失为一代宗师。蔡京的书法艺术有姿媚豪健、痛快沉着的特点,能体现宋代“尚意”的书法美学情趣。蔡京书法用笔挥洒自然,而不放纵的高雅格调;结字方面,字字笔划轻重不同,出自天然;起笔落笔呼应,创造出多样统一的字体;分行布白方面,每字每行,无不经过精心安排,做到左顾右盼之中求得前后呼应,达到了气韵生动的境地。

蔡京书法笔法姿媚,字势豪健,痛快沉着,独具风格,为海内所崇尚。蔡京的书法豪健洒脱,舒展飘逸,张弛有度,极为耐看,十分养眼,其艺术成就之高,在北宋罕有比肩者,不失为一代宗师。蔡京工书法,初与弟弟蔡卞学蔡襄书法,中进士官授钱塘县尉时因神宗喜爱徐浩书法,当时士大夫纷纷学之,蔡京也与被贬在钱塘的苏轼一同学习徐浩书法。蔡京的艺术天赋极高,素有才子之称,在书法、诗词、散文等各个艺术领域均有辉煌表现。存世书迹有《草堂诗题记》、《节夫帖》、《宫使帖》、《唐玄宗鹡鸰颂题跋》。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1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1

蔡京精工书法,尤擅行书,初师蔡襄,徐季海,不久弃之,改学沈传师,又厌弃,改学欧阳询,又改学“二王”,博采诸家众长,自成一体。或谓“宋四家”苏黄米蔡之蔡,原指蔡京,后人恶其奸邪,易以蔡襄。蔡京与米蒂是同时代的人,艺术上两人惺惺相惜,但因社会地位、身份,人生信仰、追求的不同,终于“道不同,不相与谋。”米蒂为人狂放自负,桀傲不训,素有“米癫”之谓,是一个典型的敢于呵祖骂宗、无古无今的最具艺术家气质的人物;蔡京则是一个身居庙堂之高、精于玩弄权术、醉心荣华富贵的政客,这一本质差别,为两人的艺术创作打上了深深的烙印,这也是蔡京书艺不能名正言顺地登堂入室、流传千古的症结所在。

蔡京的书法艺术有姿媚豪健、痛快沉着的特点,能体现宋代“尚意”的书法美学情趣。因而在当时已享有盛誉,朝野上庶学其书者甚多。元陶家仪《书史会要》曾引当时评论者的话说;“其字严而不拘,逸而不外规矩,正书如冠剑大人,议于庙堂之上;行书如贵胄公子,意气赫奕,光彩射人;大字冠绝占今,鲜有俦匹。”甚能反映蔡京当时在书法艺术上的地位。当时的人们谈到他的书法时,使用的词汇经常是“冠绝一时”、“无人出其右者”,就连狂傲的米芾都曾经表示,自己的书法不如蔡京。据说,有一次蔡京与米芾聊天,蔡京问米芾:“当今书法什么人最好?”米芾回答说:“从唐朝晚期的柳公权之后,就得算你和你的弟弟蔡卞了。”蔡京问:“其次呢?”米芾说:“当然是我。”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2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2

尽管蔡京的书法似米芾,但从他那姿媚的笔法来看,还是从唐人书法入手,直溯“二王”,精细的笔意与健丽的体态。用笔挥洒自然,而不放纵的高雅格调;结字方面,字字笔划轻重不同,出自天然;起笔落笔呼应,创造出多样统一的字体;分行布白方面,每字每行,无不经过精心安排,做到左顾右盼之中求得前后呼应,达到了气韵生动的境地。

蔡京虽为一代巨奸,但书法天赋极高,他苦心孤诣地浸淫书法艺术多年,终有大成。他的代表作品《十八学士图跋》点画清晰,爽利犀练,雄浑矫健,结字奇巧,侧中取势,深得二王风韵,又兼具苏米异趣,用笔大胆泼辣,纵横捭阖。《十八学士图跋》整体章法经营字字巧妙,错落有致,干净利索,字里行间洋溢着典雅律动的节奏,弥散着恬淡幽远的诗意,氤氲着疏朗清新的禅趣,堪称一件难得的精品佳构。

尽管蔡京的书法艺术有着卓然不群的极大成就,但其人因十恶不赦,臭名昭著,终于祸及书艺,被研究者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不得列入历代书法大家之林。这正如曾写下了“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等雄健悲壮诗句的汪精卫,虽然才高八斗,诗艺精湛,但因其无耻地做了日本人的走狗,在世人眼中,他永远都不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诗人,而只是一个卖国求荣的汉奸。“多行不义必自毙,骨朽人间骂未消。”蔡京奸诈一生,毁誉千秋,永远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为艺必先为人,为人失败,为艺取得再大的成绩也得不到世人的肯定,人们在评价一个人时,首先看重的是他的为人。在此必须说明的是,对蔡京较高的书法造诣应给予一定的地位,决不能因人废字,应客观地来评述他的书法才好。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3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3

看过古典名著《水浒传》的人,都知道北宋有“四大奸臣”,即蔡京、童贯、高俅、杨僭,他们仗势欺人、专横暴戾、残害百姓、恶贯满盈,被李逵、鲁智深等草莽英雄怒斥为“鸟官”。然而,正是这些令人不齿的“鸟官”们,却不乏才华出众、身怀绝技之辈,比如高俅是踢古代足球蹴鞠的顶尖高手,蔡京则是宋朝一代书法大家。宋徽宗时,被提拔为尚书左丞右仆射,权重一时。后屡被罢官又屡次复出,几上几下,曾四秉国政,为四朝元老。蔡京擅权期间,由于倡行“丰亨豫大”之说,不顾国家实情,片面追求高消费,人为地制造“物庶民丰”的假象,导致国储一空,引发了宋朝历史上悲惨的“靖康之变”,祸国殃民,罪大恶极,其声名狼藉被天下人列为“四大奸臣”之首,遭万世唾骂。

蔡京(1047年2月14日-1126年8月11日),字元长,兴化汕游人。北宋宰相、书法家。北宋兴化军仙游县慈孝里赤岭(今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枫亭镇东宅村)人,熙宁三年进士及第,先为地方官,后任中书舍人,改龙图阁待制、知开封府。崇宁元年(1102),为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右相),后又官至太师。蔡京先后四次任相,共达十七年之久,四起四落堪称古今第一人。蔡京兴花石纲之役;改盐法和茶法,铸当十大钱。北宋末,太学生陈东上书,称蔡京为“六贼之首”。宋钦宗即位后,蔡京被贬岭南,途中死于潭州(今湖南长沙)。《东都事略》卷一〇一、《宋史》卷四七二有传。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4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4

几度沉浮。元符二年(1100年),宋哲宗驾崩,端王赵佶登基,是为宋徽宗。宋徽宗即位,蔡京被罢官为端明、龙图两学士,知太原,皇太后命徽宗留蔡京完成修史工作。过了几个月,谏官陈馞弹劾他与内侍交结,陈馞获罪被斥退,蔡京也被贬,出知江宁,蔡京很不满,拖延着不去赴任。御史陈次升、龚夫、陈师锡相继议论他的罪恶,蔡京被夺去官职,让他提举洞霄宫,居住在杭州。

童贯以供奉官的身份到三吴访求名家书画、各种奇巧之物,在杭州住了几个月,蔡京极力巴结他,日夜陪伴他,凡是蔡京画的屏幛、扇带等物,童贯每天都送到宫中,并附上自己的评论,于是皇上开始留意蔡京。太学博士范致虚一向与左街道录徐知常友好,徐知常认为符水出入元符后殿,是在预示着什么,范致虚进一步交结他,讲出他平日意向,说非让蔡京为相,就不能有作为。不久,嫔妃、宦官也一起称赞蔡京,于是范致虚升为右正言,起用蔡京为定州知州。

崇宁元年(1102年),调蔡京知大名府。韩忠彦与曾布不和,谋划荐举蔡京以自助,于是,蔡京仍为学士承旨。徽宗有意修饰熙、丰政事,起居舍人邓洵武偏袒蔡京,做了《爱莫助之图》献给宋徽宗,宋徽宗才决定重用蔡京。韩忠彦被罢相,蔡京为尚书左丞,不久,蔡京取代曾布为右仆射,诏命传下那天,宋徽宗在延和殿召见他,赐坐,对他说:“神宗创法立制,先帝继承,两遭变更,国家大计还未确定。朕想继承父兄的遗志,卿有何指教?”蔡京叩头谢恩,表示愿效死力。崇宁二年(1103年)二月,迁任左仆射。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5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5

当时人眼中的蔡京:新旧两党公认的宰相之才。对于蔡京的才能,同时代的记载中就已经揭示出对他极高的评价。神宗熙宁末,王安石常常对年轻的蔡卞(蔡京之弟)说:“天下没有可用之才啊!不知将来谁能继承我,执掌国柄?”然后掰着手指头自言自语:“我儿王元泽算一个!”回头对蔡卞说:“贤兄(指蔡京)如何?”又掰下一指;沉吟良久,才说:“吉甫(指吕惠卿)如何?且算一个吧。”然后颓然道,没了!

被王安石列为天下仅有的三个宰相之才之一,蔡京的才能可见一斑。如果说王安石是变法的首领,对同属变法派的蔡京青眼有加的话,那么旧党一方的首脑人物同样对蔡京称赏不已。

元祐更化期间,旧党元老吕公著当政时,蔡京刚刚罢官进京。吕邀请蔡京到自己府中,让子孙站成一排在旁边侍候。吕说:“蔡君,我阅人无数,没有一个比你强!”以手自抚其座,道:“君日后一定坐在这个座位上,我把子孙都托付给你,希望不要推辞!”另外一条记载中,旧党首领司马光在元祐更化时尽废王安石新法,大臣皆言不可;唯蔡京于五日内在开封府改募役为差役,受到司马光的称赞。

司马光和吕公著是元祐更化中旧党的两根顶梁柱,他们都对蔡京的治国才能给予了高度的认可,就足以说明,蔡京的能力已经超越党争,成为新旧两党公认的治国之才。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6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6

千年奸相骂名的背后:走上歧途的治国奇才。提起蔡京,世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臭名昭著的著名奸相。这一点自北宋末年太学生陈东上书将蔡京列为“六贼”之首就已经形成了基调。《宋史》将蔡京列入《奸臣传》,称其“天资凶橘,舞智御人,在人主前,额狙伺为固位计,始终一说,谓当越拘擎之俗,竭四海九州之力以自奉。帝亦知其奸,屡罢屡起,且择与京不合者执政以视之。京每闻将退之免,辄入见祈哀,蒲伏扣头,无复廉耻。燕山之役,京送攸以诗,阳寓不可之意,冀事不成得以自解。见利忘义,至于兄弟为参、商,父子如秦、越。暮年即家为府,营进之徒,举集其门,输货憧隶得美官,弃纪纲法度为虚器。患失之心无所不至,根株结盘,牢不可脱。卒致宗社之祸,虽谴死道路,天下犹以不正典刑为恨。”给他定下了明确的评价:他阴险狡诈,心狠手辣,打击政敌不择手段;他惑乱人主,结党营私,致使官风败坏:他倡导“丰亨豫大”,骄奢淫逸,致使民不聊生;北宋的二百年基业虽然没有直接断送在他的手里,但他却是北宋灭亡的千古罪人,总而言之,他是历史上少有的一代巨奸。

时至今日,对蔡京的评价也依旧基本遵循这一基调。李国文在《蔡京之死》一文中如是说:蔡京是徽宗朝六贼之首,是个世人不齿的机会主义分子;历史上最狼狈为奸、最为虎作怅、最推波助澜、最兴风作浪的,就是宋徽宗一直倚为臂膀的股胧之臣的蔡京。可以说是现在对蔡京评价的典型缩影。

可以说,一直以来提到蔡京,一个“奸”字就概括了他的人生。但是,当我们开阔历史的视野,透过这个“奸”字,蔡京身上一些其他因素却格外醒目——他不仅是个奸臣,还是个能臣。他的行政才能早在当时就为世人所公认。而在一直以来在他批评不绝于耳的具体政策中,却一再能发现超越时人的政治经济见识和制度设计。早已有研究者指出,“他(蔡京)所创制的若干制度在南宋以至元、明的继续沿袭和发展,显然不是”苛政“二字界定得了的”,其经济改革“适应了宋代社会商品经济发展的需要”。因此,不能不承认蔡京也是一个治国之才。

更多蔡京书法欣赏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