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端朴若古佛《爨宝子碑/爨龙颜碑》隶楷极则二爨赏析

2016年08月12日 楷书, 碑刻墨迹与敦煌书法, 隶书 暂无评论 阅读 4,287 views 次
摘要:

《爨宝子碑》《爨龙颜碑》“二爨”是两块云南“南碑瑰宝”,是同时代的书法作品。《爨宝子碑》具有的是刀味,石味,民间味,野蛮味,和南朝正统的名人书家严守法度,笔意结构,书卷气形成强烈对比。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评此碑为“端朴若古佛之容”。在书法史上《爨宝子碑》与《爨龙颜碑》并称为“二爨”,前者被称为“小爨”,后者因字多碑大称“大爨”。《爨龙颜碑》书法雄强茂美,结体以方整为主,但转折处已使用圆转笔法,而不象《爨宝子碑》那样如矩形的折角,更具有楷书的特征。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揖》中,推其为“神品第一”、“古今楷法第一”、“隶楷极则”。纵观二爨书法笔力道劲,像刀斧击凿而成,是研究我国书法由隶转楷的演变过程中的重要文献。1961年,国务院正式批准二爨为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爨宝子碑1

爨宝子碑1

爨宝子碑2

爨宝子碑2

爨宝子碑3

爨宝子碑3

爨宝子碑4

爨宝子碑4

爨宝子碑5

爨宝子碑5

《爨宝子碑》《爨龙颜碑》“二爨”是两块云南“南碑瑰宝”,是同时代的书法作品。《爨宝子碑》具有的是刀味,石味,民间味,野蛮味,和南朝正统的名人书家严守法度,笔意结构,书卷气形成强烈对比。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评此碑为“端朴若古佛之容”。在书法史上《爨宝子碑》与《爨龙颜碑》并称为“二爨”,前者被称为“小爨”,后者因字多碑大称“大爨”。《爨龙颜碑》书法雄强茂美,结体以方整为主,但转折处已使用圆转笔法,而不象《爨宝子碑》那样如矩形的折角,更具有楷书的特征。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揖》中,推其为“神品第一”、“古今楷法第一”、“隶楷极则”。纵观二爨书法笔力道劲,像刀斧击凿而成,是研究我国书法由隶转楷的演变过程中的重要文献。1961年,国务院正式批准二爨为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爨(cuan四声)宝子碑》全称为《晋故振威将军建宁太守爨府君墓碑》,碑质为沙石。乾隆四十三年(公元1778年)出土于云南省曲靖县杨旗田村(今麒麟区越州镇),咸丰二年(1852年)移置曲靖城内,现在存于曲靖一中爨园内爨碑亭。除题名末行最下一个字残缺外,其余均基本上完整清晰可见。碑左下方刻有咸丰二年七月曲靖知府邓尔恒的跋,记录碑的出土及移置经过。爨宝子碑为全国首批重点保护文物。

《爨宝子碑》自1778年出土于云南南宁(今曲靖市)后,即为世所重。其为云南边陲少数民族首领受汉文化熏陶,仿效汉制而树碑立传的。碑首为半圆形,整碑呈长方形,高1.83米,宽0.68米,厚0。21米。碑额题衔5行,每行3字;碑文计13行,每行30字。碑尾有题名13行,每行4字,额15字,均正书。全碑共400字。

碑文记述爨宝子生平,系爨部族首领,世袭建宁郡太守。滇人袁嘉谷曾为碑亭撰书一联“奉东晋大亨,宝子增辉三百字。称南滇小爨,石碑永寿二千年。”这里的“三百”、“二千”,是为了语言对仗,取其约数。实际上立碑至现在,已有将近1600年历史,碑文共有388字。大亨是晋安帝壬寅年(公元402年)改的年号,次年又改称元兴,至乙已(公元405年)又改号义熙。云南远在边陲,不知内地年号的更迭,故仍沿用。

爨氏作为南中大姓、豪族,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三国时代,诸葛亮亲征云南,平定南中大姓叛乱后,“收其俊杰”为地方官吏,其中就有“建宁爨习”,官至领军;诸葛亮又“移南中劲卒”,充实蜀汉军队,“分其羸弱,配大姓焦、雍、娄、爨、孟、量、毛、李为部”。至南北朝,爨氏已称雄南中。1971年陆良县曾出土石刻一方,上书“泰(太)和五年岁在亲(辛)未正月八日戊寅立爨龙骧之墓”。“龙骧”是晋将军名,地位略低于三公,晋南北朝在南中的统治者,多加封“龙骧”。这碑石虽仅寥寥数语,但证明在“爨宝子碑”之前80余年,爨氏就有人做龙骧将军。其家族早已赫一时,称霸一方了。

三国时期,今云南、贵州和四川南部称为“南中”,是蜀国的一部分。南中地区的豪族大姓主要集中在朱提(今昭通)、建宁(今曲靖)两郡。南中最有势力的大姓为霍、爨(cuan四声)、孟三姓,公元399年,霍、孟二姓火拼同归于尽后,爨姓成为最强大的势力。汉族移民带进南中的汉文化在豪强大姓统治者中部分地被长期保存下来,并与当地土著文化相融和,今天我们所见到的“爨宝子碑”则是这种融和的结晶。爨宝子是爨姓统治集团的成员,“爨宝子碑”是在他死后立的。
《爨宝子碑》书法在隶楷之间,体现了隶书向楷书过渡的一种风格,为汉字的演变和书法研究提供了宝贵资料,其极高的书法的地位。在书法史上与《爨龙颜碑》与《爨宝子碑》并称为“爨”,前者因字多碑大称“大爨”,此碑则被称为“小爨”。1961年3月,国务院正式批准为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拨款重新修理工建碑亭,加固碑座。

《爨宝子碑》东晋安帝乙已年(公元405年)刻,用笔结体与《中岳嵩高灵庙碑》极相似,在隶楷之间,康有为评其:“端朴若古佛之容”,“朴厚古茂,奇姿百出”。现碑石在云南曲靖县第一中学校园内,为全国重点保护文物。学写《张迁碑》一路的汉隶,参入《爨宝子碑》的用笔及结字,顿使字形具灵动逸纵之趣,可防结构流于僵木。《古代碑帖鉴赏》费声骞

爨宝子碑碑刻署年为“太亨四年岁在乙已”(即东晋义熙元年,公元405年)。南朝沿袭晋制,禁止立碑,故碑刻极少,而云南“二爨” 《爨宝子碑》, 《爨龙颜碑》可谓灿若星辰,光耀夜空。 与《爨龙颜碑》相较,此碑字数较少,石碑较小(高1。83米,宽0。86米),故后人称《爨宝子碑》为“小爨”。《爨宝子碑》是云南边陲少数民族的首领受汉文化的熏陶,仿效汉制而树碑立传的。《爨宝子碑》,字多别体。后人多有考释。书体是带有明显隶意的楷书体。碑中一部分横画仍保留了隶书的波挑,但结体却方整而近于楷书。用笔以方笔为主,端重古朴,拙中有巧。看似呆笨,却飞动之势常现,古气盎然。李根源说该碑“下毛钢健如铁,姿媚如神女”;康有为称其书法“朴厚古茂,奇姿百出”。 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评此碑为“端朴若古佛之容”是很恰当的。

爨宝子碑书法朴茂古厚,大巧若拙,率真硬朗,气度高华,气魄雄强,奇姿尽现。究其渊源,因属隶变时期的作品,体势情趣、情态均在隶楷之间。寓飘然于挺劲,杂灵动于木讷。由于其脱胎于汉隶笔法,故而波磔犹存,相较于《张黑女》《元怀墓志》等成熟的魏碑,它则更显得“原生态”。此碑字用笔方峻,起收果断,似昆刀切玉;字的造型奇特自由,似天马行空,神秘莫测,令人产生丰富联想。
爨宝子碑具有较高的书法艺术价值,康有为曾在《广艺舟双楫》中评其为“宝子碑端朴,若古佛之容”,又云“朴厚古茂,奇态百出,与魏碑之《灵庙》、《鞠彦云》皆在隶楷之间,可以考见变体源流”。康有为的尊碑思想源于碑学本身所蕴含的艺术本真和人性原朴,而这恰是自唐以来渐失灵性的帖学所缺乏的。它与书刻于公元456年的北魏《中岳嵩高灵庙碑》风格接近。其立碑之时距书圣王羲之死时仅30年,却与世传右军法帖书风之清雅俊逸大为迥异。

南朝禁碑,云南却有碑,这恰巧填补了南朝无碑的空白;爨宝子碑的署款为太亨四年,而查历史年表,晋朝却没有太亨年号!云南地处边疆,书法石刻甚少,文化基础薄弱的地方冒出了文化尖子。 爨宝子碑谜一样的。与内地相比,云南是"南蛮"之地,引弓抱鞍之民,受内地文化熏陶较少,所以爨宝子碑没有南朝书法讲究法度又潇洒妩媚的书卷气,更多的是任性为之的霸悍雄强的南蛮之气。

爨宝子碑不是名家所书,也不讲究什么笔法,具有的是刀味,石味,民间味,野蛮味,和南朝正统的名人书家严守法度,笔意结构,书卷气形成强烈对比。学爨宝子碑就是要从这些"不法","不名","不笔","不汉"中去体味一种别的什么东西,这种”别的什么”才是爨宝子碑的精髓。
【爨宝子碑】释文:
晋故振威将军建宁太守爨府君之墓
君讳宝子字宝子,建宁同乐人也。君少禀瑰伟之质,长挺高邈之操。通旷清恪,发自天然;冰洁简静,道兼行苇。淳粹之德,戎晋归仁。九皋唱于名响,束帛集于闺庭。抽簪俟驾,朝野咏歌。州主薄治中别驾,举秀才本郡太守。宁抚氓庶,物物得所。春秋廿三,寝疾丧官。莫不嗟痛,人百其躬。情恸发中,相与铭诔。休扬令终,永显勿剪。其词曰:
山岳吐精,海诞陼光。穆穆君侯,震响锵锵。弱冠称仁,咏歌朝乡。在阴嘉和,处渊流芳。宫宇数仞,循得其墙。馨随风烈,耀与云扬。鸿渐羽仪,龙腾凤翔。矫翮凌霄,将宾乎王。鸣鸾紫闼,濯缨沧浪。庶民子来,挚维同响。周遵绊马,曷能赦放。位才之绪,遂居本邦。志业方熙,道隆黄裳。当保南岳,不骞不崩。享年不永,一匮始倡。如何不吊,歼我贞良。回抱圣姿,影命不长。自非金石,荣枯有常。幽潜玄穹,携手颜张。至人无想,江湖相忘。于穆不已,肃雍显相。永惟平素,感恸忾慷。林宗没矣,令名遐彰。爰铭斯诔,庶存甘裳。呜呼哀哉!
大亨四年岁在乙巳四月上恂立。主簿杨磐、录事孟慎、西曹陈勃、都督文礼、都督董彻、省事陈奴、省事杨贤、书佐李仂、书佐刘儿、干吏任升、干吏毛礼、小吏杨利、威仪王□。

 

爨龙颜碑1

爨龙颜碑1

爨龙颜碑2

爨龙颜碑2

爨龙颜碑3

爨龙颜碑3

爨龙颜碑4

爨龙颜碑4

爨龙颜碑5

爨龙颜碑5

在云南陆良彩色沙林西面约二三公里的薛官堡斗阁寺大殿内,耸立着一块古碑,这就是全国著名的“二爨”之一的《爨龙颜碑》。爨龙颜碑的全称为《宋故龙骧将军护镇蛮校尉宁州刺史邓都县侯爨使君之碑》。此碑是“二爨”中的大爨。与爨宝子碑相比,此碑较大,字数亦多(廿四行,行45字),除碑阴题名外,仅碑阳即存文900余字,故称“大爨”。它是现存晋宋间云南最有价值的碑刻之一。碑文追溯了爨氏家族的历史,记述了爨龙颜的事迹。为后人研究爨氏家族及晋南北朝时代的云南历史,提供了宝贵的资料。1961年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爨龙颜碑》、《爨宝子碑》“二爨”是两块云南“南碑瑰宝”。《爨龙颜碑》立于南朝宋大明二年,比《爨宝子碑》晚五十三年,可以说这两块碑是同时代的作品。碑文追溯了爨氏家族的历史,记述了爨龙颜的事迹。碑文说:爨氏的祖先,最早为颛顼,战国为郢楚,汉代为班固,至汉末“采邑于爨”,以为姓。虽其先祖先是否为颛顼、郢楚、班固,难以考查,但爨氏是中原流播南人的汉人则较为明显。

《爨龙颜碑》始建于南朝刘宋孝武帝大明二年(公元458年),是爨龙颜死后12年所立,比“小爨”晚53年,到现在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碑文为爨道庆所作。《爨龙颜碑》为长方形,额半圆形,高3.38米,上宽1.35米,下宽1.46米,厚0.25米。同“爨宝子碑”相比,高出1.55米,平均宽超出0.715米,厚则超出0.04米。称其为“大爨”是名副其实的。此碑是宁州刺史爨龙颜的墓碑,又称大爨碑。碑额呈半圆形,上部浮雕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下部正中穿孔,左右刻日、月,日中刻俊鸟(三足鸟);月中有蟾蜍。碑阳正书24行一共904字。碑阴是题名,分上、中、下三段,共313字,均为正书。碑文叙述的是爨氏家族的渊源,追述死者祖孙三代的仕历,表明当时爨氏势力的格外强大及其与中央政权的关系。

《爨龙颜碑》为清阮元任云贵总督时访得。并筑碑亭保护,今在云南省陆良县贞元堡小学。此碑在元人李京的《云南志略》中就有著录,明万历年间的《云南通志》中也有记载。清道光七年,云贵总督、金石学家阮元在陆良贞元堡即现在的薛官堡访得,令知州张浩建亭保护,并写了跋语。此碑从此闻名于世。

爨龙颜为当时雄踞云南东北部爨氏首领,世袭本地官职。碑文追伤痛爨氏渊源及本人的生平事迹,可补正史之不足。碑文为爨道庆所作。据考证,爨龙颜活了61岁,比起爨宝子,他是很长寿的。正因为这样,碑身形制高大,碑文内容较为丰富,为研究统治南中数百年的爨氏大姓提供了极为宝贵的史料。而其碑文的字里行间,也非常自豪地从侧面证实了爨氏的强盛,折射出滇东这块沃土昔日的繁荣。这种繁荣既体现了边疆与中央政府的亲密关系,也体现了边疆各族的团结与融合,这正是我们研究云南民族历史的珍贵资料,更是研究我们常常引以为自豪的“爨乡”的难得的一笔财富。
《爨龙颜碑》碑文书法字体介于隶楷之间,书法风格独特,被称为“爨体”。碑文古雅,结体茂密,虽为楷书,却饶有隶意,笔力遒劲,意态奇逸,结体多变,是隶书至楷书过渡的典型。爨龙颜碑结字古朴典雅,多带隶意,气象恢宏,神韵高旷,与爨宝子碑世称“二爨”。康有为极为推崇,称为“隶楷极则”。康氏的楷法多带“二爨”笔意。

书法家对它多有推崇。范寿铭《爨龙颜碑跋》说:“魏晋以还,此两碑为书家之鼻祖。”康有为对此碑推崇备至,说此碑“与灵庙碑同体,浑金璞玉,皆师元常(锺繇)实承中朗之正统。”由于书法精美,常有千里之外觅拓本学书者,道光年间曾有人为诗纪其事:“吾家小阮好作字,虎卧跳有深嗜。 远来万里求此碑,桂阮颇详王未备。千钱买寄汝一观,朴散风神同北魏。”

爨龙颜碑是研究我国古代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特别是爨氏家族政治、文化的重要资料。对研究当地乃至整个南朝书法发展情况亦有重要意义。此碑在明代已有著录,但于清代阮元父子重新访得以后才大显于世。此碑笔画浑劲,结体跌宕恣肆,变化极为丰富,含韵于朴,寓巧于拙。在众多碑刻中不失自己的独特面貌。康有为《广艺舟双楫》中列神品三种,此为三种之首。谓为“雄强茂美之宗”。并形容为“若轩辕古圣,端冕垂裳”。也有人将此碑视为“南碑之冠”。总之,清代碑学风行以后,此碑和《爨宝子碑》—起,受到书学界的普遍重视。

同《爨宝子碑》一样,其碑文的书法艺术亦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其书法雄强茂美,结体以方整为主,但转折处已使用圆转笔法,而不象《爨宝子碑》那样如矩形的折角,更具有楷书的特征。我们可以从《爨龙颜碑》笔画的圆润刚强,窥见其运笔实源于篆法,起笔虽有方圆之分,但笔划均极为厚重。《爨龙颜碑》在手法上俯仰揖让,疏密相间,在结构上姿 态奇逸,舒敛自如。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揖》《碑品》中,推其为“神品第一”、“古今楷法第一”,称其“如昆刀刻玉,但见浑美;布势如精工画人,各有意度,当为隶楷极则。”清道光年间云贵总督阮元为保护此碑而写的“跋”中说:“此碑文体书法皆汉晋真传,求之北地亦不可多得”。“乃云南第一古石”。纵观全碑书法笔力道劲,像刀斧击凿而成,是研究我国书法由隶转楷的演变过程中的重要文献。
【爨龙颜碑】释文:
宋故龍驤將軍護鎭蠻校尉寧州刺史邛都縣侯爨使君之碑
君諱龍顏,字仕德,建寧同樂县人。其先世则少昊顓頊之玄冑,才子祝融之渺胤也。清源流而不滯,深根固而不傾。夏(一行)
后之盛,敷陳五敎,勳隆九土,純化[洽於千]古,仁功播於万祀,故乃燿輝西岳。覇王郢楚,子文詺徳於春秋,斑朗紹縱於(二行)
季葉。陽九叻瘢s蜕河東,逍遙中原。斑彪删定『漢記』,斑固述脩『道訓』,爰曁漢末,菜邑於爨,因氏族焉。姻婭媾於公族,振(三行)
纓蕃乎王室。廼祖肅,魏尚書僕射、河南尹,位均九例,舒翮中朝,遷哂故瘢鞅∧先耄瑯浒簿攀溃Э路泵蛉~雲興;鄉(四行)
望標於四姓,邈冠顯於上京。瑛豪繼軆,於茲而美。祖晉寧、建寧二郡太守、龍驤將軍、寧州刺史。考龍驤輔國將軍、八郡(五行)
監軍、晉寧、建寧二郡太守,追諡寧州刺史、邛都縣侯。金紫累跡,朱黻充庭。君承尚書之玄孫,監軍之令子也。容貌瑋於(六行)
時倫,貞操超於門友,溫良冲挹,在家必聞。本州礼命主簿不就,三辟別駕從事,史正式當朝,靖拱端右,仁篤顯於朝野,(七行) ;
清名扇於遐迩。舉義熙十年秀才,除郞中,相因西鎭,遷南蠻府行叅軍,除試守建寧太守。剖苻本邦,衣鍟冞[,民歌其(八行)
德,士詠其風,於是貫伍鄉朝,本州司馬長史。而君素懷慷慨,志存遠御,万国歸闕,除散騎侍郞,進無烋容,退無慍色,忠(九行)
蘸嗢兜坌模硷L宣於天邑。除龍驤將軍、試守晋寧太守,軺車越斧,金章紫綬,棨戟幢,襲封邛都縣侯。歲在壬申,百(十行)
六遘舋,州土擾亂,東西二境,凶竪狼暴,緬戎寇場;君收合精銳五千之校碡甘瑩渌榍в嫞C清邊嵎。君南中磐石,(十一行)
人情歸望,遷本号龍驤將軍、護鎭蠻校尉、寧州刺史、邛都縣侯。君姿瑛雄之高略,敦純懿之弘度,獨步南境,卓尔不羣(十二行)
雖子產之在鄭,篾以加焉。是以蘭聲旣暢,福隆俊嗣者矣,自非愷悌君子,孰能若斯也哉!昊天不吊,寢疾弥篤,亨年六(十三行)
十一,歲在丙戌十二月上旬薨。黎庶痛悼,宋夷傷懷,天朝遠感,追贈中牢之饋也。故吏建寧趙次之、巴郡杜長子等仰(十四行)
哀仁德,永慕玄澤,刋石樹碑,褒尚烋烈。其頌曰:(十五行)
巍巍靈山,峻高迢遰;或躍在渆,龍飛紫闥。邈邈君侯,天姿瑛哲,縉紳踵門,揚名四外。束帛戔戔,禮聘交會;優遊南境,恩(十六行)
沾雲裔。撫伺方岳,勝殘去煞;悠哉明后,德重道融。綢繆七經,騫騫匪躬,鳳翔京邑,曾滕比蹤。如何不吊?遇此繁霜,良木(十七行)
摧枯,光暉潛藏,在三感慕,孝友哀傷,銘迩玄石,千載垂功。(十八行)
祖已薨背,孝志存銘記,良願不遂,奄然早終。嗣孫碩子等友乎哀感,仰尋靈訓,永慕高蹤。控勒在三,仲秋七月,登山菜(十九行)
石,樹立玄碑,表殊勳於當世,流芳風於千代,故記之。(二十行)
寧州長子驎弘早終,次弟驎紹、次弟驎暄、次弟驎崇等,建樹此碑。(廿一行)
太明二年歲在戊戌,九月上旬壬子蒲,嗣孫碩端、碩□、碩繗、碩萬、碩思、碩[閭]、碩羅、碩闥、碩俗等立。(廿二行)
匠碑,府主簿益州杜萇子;(廿三行)
文,建寧爨道慶作。(廿四行)
碑陰
府長史建寧爨道文
司馬建寧爨德冺
錄事叅軍武昌郡劉覲 功曹叅軍建寧孟慶倫 倉曹叅軍建寧爨碩登 戶曹叅軍建寧周賢 中兵叅軍鴈門郡王令文
以上上列前段府功曹建寧爨毅 主簿建寧趙道才
以上上列中段
別駕建寧爨敬祖 治中晉寧趙世伐 主簿建寧爨德融 主簿建寧孟叔明 西曹益寧楊琼子 西曹晋寧路雄
以上上列後段
鎭蠻長史建寧爨世明 司馬建寧爨順靖 錄事叅軍建寧毛瑋子 功曹叅軍朱提李融之 倉曹叅軍牂柯謝國子 戶曹叅軍南廣楊道育中兵叅軍建寧爨孫記
以上中列前段
蠻府功曹建寧李延祖 主簿建寧孟令孫 主簿建寧孟順德
以上中列中段
門下建寧爨連迫 錄事弋陽郡舒征 西曹建寧周令活 戶曹建寧陳世敬 省事安上輿稚圭 書佐建寧孟羅 幹張孫明
以上中列後段
錄事孟林 西曹劉道善 戶曹尹仲常記室張叔熬 朝直張世保 麾下都督王道盈 □□彥頭 □□□文 □□康
以上下列前段
門下張寻 錄事萬敬 西曹尹開 戶曹來叔子 省事李道學 書佐單仲 幹盛慶子

更多书法作品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