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王阳明【何陋轩记】唯心书法与精辟文辞并析

2016年09月19日 明代其他名家, 草书 暂无评论 阅读 6,205 views 次
摘要:

王阳明《何陋轩记》为草书手卷,整卷书法行文跌宕,错落有序,笔力劲健,自然连贯,挥洒自如,气势豪雅。这幅王阳明书法作品的字体有黄庭坚之风、文徵明之韵,气势蓬勃,充满霸气,笔锋自然,毫无滞拙之态。明代正德三年,王阳明三十七岁,他因为得罪宦官刘瑾,被流放到荒蛮之地贵州龙场,这才有了后来的“龙场顿悟”。王阳明龙场的生活非常艰苦,文章以王阳明亲身经历,赞扬了苗族、仡佬族人民质直纯朴、乐于助人的真性情,批驳了人们称他们为“陋”的说法。相反,他们比之于中原的那些“狡匿谲诈,无所不至”的人来,倒是“未琢之璞,未绳之木”,等待着大匠去雕琢,也就是用“典章文物”去影响他们,清除其“崇巫而鬼事”的陋俗。文章剖析精微。在封建士大夫中,王阳明能排除对少数民族的偏见,实在很难得。

王阳明《何陋轩记》为草书手卷,整卷书法行文跌宕,错落有序,笔力劲健,自然连贯,挥洒自如,气势豪雅。这幅王阳明书法作品的字体有黄庭坚之风、文徵明之韵,气势蓬勃,充满霸气,笔锋自然,毫无滞拙之态。明代正德三年,王阳明三十七岁,他因为得罪宦官刘瑾,被流放到荒蛮之地贵州龙场,这才有了后来的“龙场顿悟”。王阳明龙场的生活非常艰苦,文章以王阳明亲身经历,赞扬了苗族、仡佬族人民质直纯朴、乐于助人的真性情,批驳了人们称他们为“陋”的说法。相反,他们比之于中原的那些“狡匿谲诈,无所不至”的人来,倒是“未琢之璞,未绳之木”,等待着大匠去雕琢,也就是用“典章文物”去影响他们,清除其“崇巫而鬼事”的陋俗。文章剖析精微。在封建士大夫中,王阳明能排除对少数民族的偏见,实在很难得。

 

贵州修文县阳明洞小洞天

贵州修文县阳明洞小洞天

王阳明《何陋轩记》是明代王阳明散文作品,思想卓越,排除了对少数民族的偏见,具有时代前瞻性。中心思想是“典章文物”。据史料记载,“明正德三年(1508)王阳明继居玩易窝之后,喜迁龙冈山东洞,遂改名为阳明小洞天,居久,因穴居阴湿,得当地百姓之助,为其伐木构庐,不月而成,王阳明将其轩命曰‘何陋轩’因著《何陋轩记》,此记为草书手卷,整卷行文跌宕,错落有序,笔力劲健,自然连贯,挥洒自如,气势豪雅”。

正是贵州的“龙场悟道”,奠定了王学的基石,并构建起“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的理论框架,从而成为影响后世的一代圣贤。王阳明11岁便立志成为圣人,但在当时,作为官学的朱熹理学一统天下,朱熹所著《四书集注》更是科考必读之书。按朱熹思想,打通人与世界的方法是格物,必须穷尽天下理,然而才能体悟生命的真谛。受朱熹影响,王阳明也格物,但拼尽全力后非但徒劳无功,反而大病了一场。“生命有限,万物无限,那成圣只能是一句空话了。”在怀疑和恐慌中,王阳明先后尝试了佛老方法,但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1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1

成圣无望时,王阳明却突遭横祸,明朝正德三年(1508年),任兵部主事的浙江人王阳明因开罪宦官刘瑾,被廷杖四十大板后发配贵州龙场当驿丞。在躲过沿途追杀,历尽千辛万苦后,他终于来到位于今日修文县的龙场,住进一间漏风又漏雨的小茅房。后来,他发现一个山洞,便搬了进去,并取名“阳明小洞天”,成了名副其实的穴居之人。条件艰苦,王阳明不得不亲自耕田种地,伐薪做饭。所幸的是,他与周围的山野“夷人”相处融洽,并得到了关心和帮助。王阳明认识到:“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误也。”这,就是著名的“龙场悟道”。简单说来,圣人之道就是良知,而良知人人都有。判断事情对错是非,标准是良知,而不是外在的一些事物。

正德三年,王阳明三十七岁,他因为得罪宦官,被流放到荒蛮之地贵州龙场,这才有了后来的“龙场顿悟”。《何陋轩记》是他顿悟之后写的作品。虽然龙场的生活非常艰苦,但他在文中却感叹此处“何陋之有”。这幅书法作品的字体有黄庭坚之风、文徵明之韵,气势蓬勃,充满霸气,笔锋自然,毫无滞拙之态。王阳明的书法作品还有《何陋轩记》《客座私祝》《矫亭说》等。《客座私祝》是王阳明在出征思恩和田州的前夕所作,记录了他对弟子日常生活上的训诫。全文由楷书大字写成,笔锋遒劲,字体宏毅,表现出王阳明所特有的书风。《矫亭说》是王阳明书法作品中的逸秀之作。当时,王阳明父亲的好友方时举建造了一座亭子,命名为“矫”,特意向龙山公求文,王阳明就代替父亲写了这幅作品。整幅作品的字体细长流畅,书风雄健直达、神采苍秀。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2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2

王阳明《何陋轩记》是王阳明被贬贵州龙场时写下的一篇文章。《明史王阳明传》说,王阳明抗章救戴铣等人,"(刘)瑾怒,廷杖四十,谪贵州龙场驿丞。龙场万山丛薄,苗獠杂居。守仁因俗化导,夷人喜,相率伐木为屋,以栖守仁。"这篇《何陋轩记》,写的就是这件事。王阳明初到龙场时,没有地方居住,就自己和仆人与荆棘之中搭建简陋的居所。后来发现了一个山洞,颇似家乡余姚的石洞,就住到洞里。但洞里阴暗潮湿,不宜久居。由于他在这里能和当地的少数民族打成一片,建立了友谊,当地的老百姓都很喜欢他,就齐心协力地帮他建了个像样的新居,以方便他的讲学和会友。(列堂阶,辩室奥;琴编图史,讲诵游适之道略俱。)王阳明也在新居周围种上了竹子和花草以及中药材(予因而翳之以桧竹,莳之以卉药;)。王阳明有感而发,写下这篇文章。文章以亲身经历,赞扬了苗族、仡佬族(獠)人民质直纯朴、乐于助人的真性情,批驳了人们称他们为"陋"的说法。相反,他们比之于中原的那些“狡匿谲诈,无所不至”的人来,倒是“未琢之璞,未绳之木”,等待着大匠去雕琢,也就是用“典章文物”去影响他们,清除其“崇巫而鬼事”的陋俗。文章剖析精微。在封建士大夫中,能排除对少数民族的偏见,实在很难得。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3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3

王阳明何陋轩记选自《王文成公全书》卷二十三。从王阳明《何陋轩记》这篇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到,王阳明来到此荒蛮之地后,能够迅速适应环境,调适心态,仅数月时间(而予处之旬月,安而乐之),即融入了当地少数民族,并与之建立了质朴的感情,反倒生活得有滋有味。同时也谦逊地表达了他有意以中原先进文化帮助和导化少数民族的意愿。龙场三年,王阳明身处边远的艰难之地,接触了最基层的劳动人民,也升华了他的境界,成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段人生经历。

《何陋轩记》是王阳明传世名品,点画方折,的确近于《圣教序》,但这只是一个表面现象。从点画挥洒的节奏来看。王阳明更多的则是出以己意。这使他的书法形象显得不那么专业化。难以找出准确而正统的取法渊源。自然,以这样的形象要想领一代风骚、成为开宗立派的大师,只能是一种奢想。它决定了王阳明的书法必然只是一种聊备一格,是一种偏师。但话又说回来。有什么必要让所有的书家都争当领袖呢?主流形态的书家固不妨保持正统形象。出以己意的即兴式书家也不妨各行其是。我们仿佛听到王阳明那慢条斯理的声音:“物理不外吾心,外吾心而求物理,非物理矣。”有人说王阳明的书法是出自《圣教序》;有人说他是自家风度,未尝师古。小技虽小技,但谈的人还是不少,徐渭就以王阳明这小技未被人识而磋叹久之:“睹其墨迹,非不翩翩然凤翥而龙蟠也,使其人少亚于书,则书且传矣。”言下之意,王阳明的行书颇有可传。语出徐青藤这样的大家,当然不会是泛泛之捧。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4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4

世人只注重他的出处学问,于他的书法反而视为小技。有的人一辈子只专注于书,校书是大道;王阳明是以格物致知经天纬地,对他而言,书是小技。如果我们谈王阳明而只谈他的书法,诚可谓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矣。明徐渭《文长集》云:“古人论右军以书掩其人,新建先生乃不然,以人掩其书,睹其墨迹,非不翩翩然凤翥而龙蟠也。使其人少亚于书,则书且传矣。”观阳明先生书法,出自《圣教序》,得右军骨,第波竖微不脱张南安,李文正法耳,然清劲绝伦,而遒迈冲逸,韵气超然尘表,如宿世仙人,生具灵气,故其韵高冥合,非假学也。其学术以良知良能为主,谓格物致和,当自求诸心。

王阳明的书风雄健奔放,流丽清奇,既继承了其远祖王羲之的书风,又融合了李北海、黄庭坚和文徵明等人的书风,最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法风格。王阳明的书法意趣不同于唐代书法家。他学习书法的精神和宋代画家学习绘画的精神是相通的。王阳明练字,并不是简单描摹字形,而是要掌握写出这一字形的方法,所以必须拟形于心,凝思静虑。根据《阳明先生年谱》的记载:“吾始学书,对模古帖,止得字形。后举笔不轻落纸,凝思静虑,拟形于心,久之始通其法。”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5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5

北宋大儒程颢的思想是象山心学之源,其弟程颐的思想是朱子理学之源。阳明思想受程颢的影响颇深,他在书信中,屡次引用程颢之语,来阐述自己的思想。程颢曾说:“某写字时甚敬,非是要字好,只此是学。”(《二程遗书明道先生语》。在程颢看来,书法不是一种技巧,而是一种心法,这种心法同时也是做学问的根本。王阳明读过这句话后,颇有感触:“既非要字好,又何学也?乃知古人随时随事只在心上学,此心精明,字好亦在其中矣。”众人听之,都由衷敬服。王阳明觉得刻意求字好之心,或者不求字好之心,都违背了“敬”。“敬”是一种心的修行,是一种心法。宋儒在做学问时,对“敬”都非常重视。

日本现存有一件王阳明书法的真迹。正德八年(1513年),日本遣明正使了庵桂悟归国,王阳明特意为他写了一篇送别序。内藤湖南对此评价说:“王阳明此书,先学元代赵孟頫,再学王羲之,晚年又融合了北宋黄庭坚的书风,终成明代一大书法名家。王阳明与同时代文徵明的书风有些相似,但情有余而巧不及。”在保存下来的王阳明的真迹中,有两幅是家书。其中一封是对两个弟弟的谆谆教导,内容是关于日常生活的心得。另外一封是王阳明在去世前一年,写给养子的家书。嘉靖六年(1527年),王阳明受朝廷之命前往广西思恩和田州讨伐叛贼,在赴广西途中,他给养子正宪写了这封信,内容是关于日常行为的训诫。第一封家书的书法流畅清丽,不重技巧,率直而作,从中可以窥见王阳明的俊敏之气,笔者认为这封家书应该是他四十岁左右时所写。正德九年(1514年),王阳明四十三岁,他送给妻子的外甥诸伯生一幅书法作品。这幅作品的书风和前面两封家书的风格极其相似,是用他晚年圆熟的字体写成。字体遒劲苍秀,透出典雅之气。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6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6

 

【王阳明何陋轩记原文版本一】
何陋轩记[明]王阳明
昔孔子欲居九夷,人以为陋。孔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守仁以罪谪龙场 ,龙场古夷蔡之外,于今为要绥 ,而习类尚因其故。人皆以予自上国往,将陋其地,弗能居也;而予处之旬月,安而乐之,求其所谓甚陋者而莫得。独其结题鸟言山栖羝服 ,无轩裳宫室之观,文仪揖让之缛,然此犹淳庞质素之遗焉。盖古之时,法制未备,则有然矣,不得以为陋也。夫爱憎面背,乱白黝丹,浚奸穷黠,外良而中螫,诸夏盖不免焉 ;若是而彬郁其容,宋甫鲁掖 ,折旋矩矱 ,将无为陋乎?夷之人乃不能此,其好言恶詈,直情率遂,则有矣。世徒以其言辞物采之眇而陋之,吾不谓然也。
始予至,无室以止,居于丛棘之间,则郁也;迁于东峰,就石穴而居之,又阴以湿。龙场之民,老稚日来视予,喜不予陋,益予比。予尝圃于丛棘之右,民谓予之乐之也,相与伐木阁之材,就其地为轩以居予。予因而翳之以桧竹,莳之以卉药,列堂阶,办室奥,琴编图史,讲诵游适之道略具,学士之来游者,亦稍稍而集。于是人之及吾轩者,若观于通都焉,而予亦忘予之居夷也。因名之曰 “何陋”,以信孔子之言。
嗟夫!诸夏之盛,其典章礼乐,历圣修而传之,夷不能有也,则谓之陋固宜;于后蔑道德而专法令,搜抉钩絷之术穷,而狡匿谲诈,无所不至,浑朴尽矣!夷之民,方若未琢之璞,未绳之木,虽粗砺顽梗,而椎斧尚有施也,安可以陋之?斯孔子所为欲居也欤?虽然,典章文物,则亦胡可以无讲?今夷之俗崇巫而事鬼渎礼而任情不中不节卒未免于陋之名则亦不讲于是耳。然此无损于其质也。诚有君子而居焉,其化之也盖易。而予非其人也,记之以俟来者。 (选自《王文成公全书》卷二十三)
【注】 龙场,在今贵州省修文县。当时作者谪龙场驿丞。 要绥,指边远地区。 结题:指少数民族结发于额的装束。羝服:羊皮作衣服。 诸夏:指中原华夏地区。 甫:章甫,古代的礼帽。掖:衣袖。 折旋矩矱:遵守规则法度。

 

【王阳明何陋轩记白话译文一】
当初,孔子要住在九夷(边远之地)别人都认为那里简陋落后。孔子说:“君子居住在那里,有什么简陋的呢?”王阳明因罪被贬龙场,龙场在夷蔡(今河南南部)之外,如今也属于边远地区,还沿袭着过去的风俗习惯。人们都以为我来自京城,一定会嫌弃这里简陋,不能居住;然而我在此地住了好长一段时间,却很安乐,并没有见到他们所说的简陋和落后。这里的人们,结发于额头,说话似鸟语,穿着奇特的衣服。没有华丽的车子,没有高大的房子,也没有繁密的礼节,有着一种质朴、淳厚的古代遗风。这是因为古时候,法制没有完备,人们不受礼法约束,就都这个样子,不能认为是落后啊。那些当面说爱,背后说恨的,颠倒黑白,狡猾奸诈的人,外表忠厚,而内心像毒虫刺人,中原华夏地区的人们大都不能免;如果是外表文质彬彬,穿戴着礼仪之邦宋国的礼帽,鲁国的大袖之衣,遵守规矩法度,就不鄙陋落后了吗?夷地的人们却不这样,他们好骂人,说粗话,但性情率真,淳朴,那就有了。世人只是因为他们说话低微,就认为他们落后,我不这样认为。
我刚来的时候,没有房子居住。住在丛棘之中,则非常阻滞;迁到东峰,就着石洞住下,却又阴暗潮湿。龙场的人民,老老少少每天都来看望我,他们很高兴,不轻视我,渐渐亲近我。我曾在丛棘的右边开园种菜,人们认为我喜欢那个地方,纷纷砍伐木材,就着那块地搭建起一座轩房让我居住。我于是种上桧柏竹子,又栽上芍药等花卉,砌好堂前的台阶,置办好室内的房间,(摆上)琴书和图册史书,讲学诵书游乐之道大略具备了,来交往的文人学士,也慢慢聚集增多了。于是到我轩中的人,好像来到了四通八达的都市,而我也忘记了我是住在远夷之地。于是给轩取名为“何陋轩”,来伸张孔子的话。
哎,华夏兴盛,那些典章礼乐,经过圣贤的修订而流传下来,夷地不能拥有,那么因此称之为“陋”固然可以;此后(中原华夏)轻贱道德而专注于法令,搜罗延揽的办法用尽了,可是人们狡猾奸诈,无所不为,浑朴的品质消失殆尽!而夷地的人民,正好比是没有雕琢的璞玉,没有经过墨线量直和加工的原木,虽然粗朴固执,可是还有待于锤子斧头的加工完善啊,怎么能够认为他们鄙陋无知呢?这正是孔子想要迁居到九夷之地的原因吗?(意即孔子欲对浑朴的夷民施以礼乐教化)虽然这样,但是典章文化怎么可以不加以宣讲呢?现在夷地的风俗,崇尚巫术,敬奉鬼神,轻慢礼仪,放任情感,偏离正道,不合礼节,所以最终不免于简陋的名声,自然也就没有宣讲这些了。然而这对他们浑朴的本质并没有损害。果真有君子住到这里来,开导教化他们大概很容易吧。可是我不是那种能担此重 任的君子,因此写下这篇“记”,用以等待将来的人。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7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7

 

【王阳明何陋轩记原文版本二】
昔孔子欲居九夷,人以为陋。孔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1]?”
守仁以罪谪龙场,龙场古夷蔡之外[2],于今为要绥[3],而习类尚因其故。人皆以予自上国往[4],将陋其地,弗能居也。
而予处之旬月,安而乐之,求其所谓甚陋者而莫得。独其结题鸟言,山栖羝服[5],无轩裳宫室之观[6],文仪揖让之缛[7],然此犹淳庞质素之遗焉[8]。盖古之时,法制未备,则有然矣,不得以为陋也。
夫爱憎面背,乱白黝丹[9],浚奸穷黠[10],外良而中螫[11],诸夏盖不免焉[12]。若是而彬郁其容[13],宋甫鲁掖[14],折旋矩矱[15],将无为陋乎?夷之人乃不能此,其好言恶詈,直情率遂,则有矣。世徒以其言辞物采之眇而陋之[16],吾不谓然也。
始予至,无室以止,居于丛棘之间,则郁也[17];迁于东峰,就石穴而居之,又阴以湿。龙场之民,老稚日来视,予喜不予陋,益予比[18]。予尝圃于丛棘之右,民谓予之乐之也,相与伐木阁之材,就其地为轩以居予。
予因而翳之以桧竹,莳之以卉药,列堂阶,办室奥,琴编图史[19],讲诵游适之道略具,学士之来游者,亦稍稍而集。于是人之及吾轩者,若观于通都焉,而予亦忘予之居夷也。因名之曰 “何陋”,以信孔子之言[20]。
嗟夫!诸夏之盛,其典章礼乐,历圣修而传之,夷不能有也,则谓之陋固宜;于后蔑道德而专法令,搜抉钩絷之术穷,而狡匿谲诈,无所不至,浑朴尽矣!
夷之民,方若未琢之璞,未绳之木,虽粗砺顽梗,而椎斧尚有施也,安可以陋之?斯孔子所为欲居也欤?虽然,典章文物,则亦胡可以无讲?今夷之俗,崇巫而事鬼,渎礼而任情,不中不节,卒未免于陋之名,则亦不讲于是耳。然此无损于其质也。诚有君子而居焉,其化之也盖易。而予非其人也,记之以俟来者。

 

【王阳明何陋轩记白话译文二】
孔子想搬到九夷(边远之地)去住,别人都认为那里简陋落后。孔子说:“君子居住在那里,有什么简陋的呢?”王阳明因罪被贬龙场,龙场在上古蔡国属地以外的边远地区。人们都以为我来自京城,一定会嫌弃这里简陋,不能居住;然而我在此地住了十个月,却很安乐。夷人好骂人,说粗话但性情率真,淳朴。我刚来的时候,没有房子居住。住在丛棘之中,则非常阴滞;迁到东峰,就着石洞住下,却又阴暗潮湿。我曾在丛棘的右边开园种菜,夷民纷纷砍伐木材,就着那块地搭建起一座轩房让我居住。我于是种上桧柏竹子,又栽上芍药等花卉,(摆上)琴书和图册史书,来交往的文人学士,也慢慢聚焦增多了。在此之后到我轩中的人,好像来到了四通八达的都市,而我也忘记了我是住在远夷之地。于是给轩取名为“何陋轩”。哎呀,现在夷人的风俗,崇尚巫术,敬奉鬼神,轻慢礼仪,放任性情,然而这对他们淳朴的本质并没有损害。果真有君子住到这里来,开导教化他们大概很容易吧。可是我不是那种能担此重任的君子,因此写下这篇“记”,用以等待将来的人。

 

【王阳明何陋轩记词句注释】
[1]“昔孔子”五句:语见《论语·子罕》:“子欲居九夷。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九夷:古书中的九夷,如《战国策·魏策》:“楚破南阳九夷”等。大致在今河南南部。
[2]夷蔡:蔡为周代古国,其地在今河南上蔡、新蔡等县地,即在河南南部。
[3]要绥:要服、绥服,古代王畿以外的区划名,这里泛指边远地区。
[4]上国:这里指京城。因王阳明自京官贬龙场。
[5]结题:指少数民族结发于额的装束。鸟言:说话似鸟语。韩愈《送区册序》:“小吏十余家,皆鸟言夷面。始至,言语不通。”羝(di)服:羊皮作衣服。
[6]轩裳:古代卿大夫所乘坐的一种前顶较高而有帷幕的车子。裳,指帷裳,车旁的布幔。
[7]缛(rù):指繁密的礼节。
[8]淳庞:朴实。
[9]黝(yǒu):青黑色。
[10]浚奸:深奸。
[11]中螫(shì):内心像毒虫刺人。
[12]诸夏:指中士。
[13]彬郁:文质彬彬有文采的样子。
[14]宋甫鲁掖:穿戴着礼仪之邦宋国的礼帽,鲁国的大袖之衣。甫:章甫,古代的礼帽。掖:通“”,衣袖。《礼记。儒行》:“丘少居鲁,衣逢掖之衣“。逢,大。
[15]矩矱:规则法度。
[16]眇:低微,细小。
[17]郁:阻滞。
[18]比:亲近。
[19]琴编:指琴书。
[20]信(shēn):通“伸”,伸张。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8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8

王阳明(1472-1528),浙江余姚人,名守仁,字伯安,自号“阳明子”,世称“阳明先生”。弱冠举乡试,学大进,顾益好言兵,且善射,1498年(弘治十年)登进士第,历官南京太仆少卿,就迁鸿胪卿。明代文臣用兵,未有如王阳明者,卒谥文成。

王阳明给我们的印象是良知良能、格物致知,他以一人之力竟能反对垣赫一时的程朱理学,并且屡有成功,可称奇绝。哲学史上将王阳明划为主观唯心主义流派,又颇使我们对他踌躇难决,学问自是好学问,其奈令人生畏何?从王阳明学术后来启发了王良、李蛰等一代叛逆,从王阳明学说对封建礼教、君主专制的有力抨击,甚至被朝廷目为异端邪说来看,他的成功又不舍可说是明清之际思想界的大成功。主观也罢,唯心也罢,其实在当时都是积极进步的。

主观唯心主义的格物致知是必然落后的,但在当时却又是不无积极意义的。这便构成了一个矛盾。但矛盾之外又有矛盾:王阳明在大谈格物致知、沉溺于玄学冥想之时,他却还是一个好言兵、善骑射的将军。当他总督两广,军威垣赫,“明世文人用兵,未有如守仁者”之时,想必他把打仗也看成做学问一般,专注用心,不稍旁鹜。如此看来,他连作战布阵也视为格物致知的一个组成部分了。自古文臣带兵,大都只挂虚衔,王阳明能骑射,是个地道的武将,倘若不是他有满腹经纶开宗立派,只以武将视他应该也并不大错。

一个地道的武将,又是一个第一流的哲学家。一个赫赫的大官僚,但又是一个罪臣。王阳明自弘治十二年登进士之后,历任刑部、兵部主事,由于抗章攻宦官刘瑾,为奸邪所不容,不但滴贵州边寒苦地,而且有“廷杖,之辱。明代中后期皇帝昏了头,老爱用廷杖来对付直言忠臣,王阳明身受此刑,以之视后来的起复为官如何?因此我说他又有了第三个矛盾:从罪臣到爵封新建伯总督两广。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9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09

王阳明的一生虽是短暂的,却是极为丰富多彩而又艰难曲折的。王阳明从出生到弘治十八年(王阳明34岁前,1472-1505年),这一阶段,是王阳明博览群书、广泛吸取不同的思想资源,丰富其思想经历、历练其处事才能的时期。按照史料的记载,12岁之前,王阳明并未接受正规的学校教育,而是在他的祖父王伦的言传身教之下得以启蒙并默诵群籍的。11岁时,因他的父亲王华考中状元,在北京供职,他才随祖父来到北京,次年在书馆就读。就在12岁时,他即确立了以“读书做圣人”为“人生第一等事”的志向。这一志向的确立,为他此后全部的人生道路奠定了方向。

15岁时,他考察居庸关,某种意义上即是他把“圣人”志向付诸实践的第一次尝试。他详细考察了居庸三关的山川地理、道路交通以及关外少数民族的生活状况,不仅做了详细记录,而且结合地理实况给予分析,并试图把他基于实地考察所提出的防御策略献给朝廷。在考察期间,他也向少数民族青年学习骑马射箭,“慨然有经略四方之志”。16岁他读到朱熹关于“格物致知”的论述,立即付诸实践,去“格竹子”,结果使他身体染病,由此而体会到朱熹所说的“格物致知”或许有误,未必是通往“圣人”境界的坦途,开始对朱熹之说产生怀疑。17岁他在南昌结婚,结果却与道教结缘。而既闻道教养生之说,他便立即付诸实践。据记载,他此后的道教炼养术也达到相当高的境界。

此后的十数年中,王阳明一直处于思想与现实的某种纠结之中。他既坚持作为“人生第一等事”的圣人志向,又苦于无法寻找到通往圣人之道的现实途径。他既出入于佛教道教,对二教思想均有精深领悟,又驰骋于文章辞艺,其诗词歌赋的成就,足与当时第一流文士相颉颃,同时又精读兵法,深加研习。他三次参加科举,直至28岁才进士及第。在工部“观政”期间,朝廷命他监修威宁伯王越的坟墓,王阳明又把他的军事知识运用于这一民事工程的管理当中。弘治十六年(1503年),王阳明32岁。他自觉反思了自己广泛的思想阅历与多方面的实践经验,“渐悟仙、释二氏之非”,重新又回归到了“圣人之学”这一根本原点。两年之后,他与湛若水(1466-1560年)一见如故,结为好友,共以发明“圣学”为己任,更坚定了他必为圣人的根本志向。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10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10

正德元年至十年(王阳明35岁至44岁,1506-1515年),这一时期,是王阳明经历极度艰难困苦而最终获得思想新生的时期,也是“阳明学”创立与早期传播的时期。正德元年,他因为上书得罪了用事太监刘瑾,遭受廷杖之刑,又被贬谪为龙场驿丞(龙场驿在今贵州省修文县)。经历了种种艰难险阻之后,王阳明于正德三年春天到达龙场。恶劣的自然环境、极度的物资匮乏、上级官员的凌辱,如此等等,生死之间几乎命悬一线,把王阳明逼到了生命的绝境。但正是在这种绝境之中,王阳明实现了“绝地重生”,实现了他思想生命的更生,这就是所谓“龙场悟道”。“龙场悟道”的结果,实质上是他的“圣人之志”在特定条件之下的喷然勃发,他真切地体悟到了“心即理”、“圣人之道,吾性俱足”,因此也直接导致他与朱熹“格物致知”之说在思想上的分道扬镳。与朱熹学说的分离,同时也就是他自己以“本心”为核心理念的心学哲学体系建构的起点。基于“心即理”的体悟,王阳明创立“知行合一”学说,成为他贯彻一生的关于“心即理”的实践原理。

正德五年,王阳明离开龙场,升任庐陵县令,这是他第一次实际管理地方政治事务,也是他“知行合一”思想运用于政务管理并取得实际效用的最初实践。同年冬天,他离开庐陵,此后经过了五、六年的职务频繁变动时期,而同时也成为他讲学活动相对最为集中的一个阶段。“知行合一”这一新学说,随着王阳明的讲学活动,传遍当时的学术界,产生了极为广泛的思想影响。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11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11

正德十一年至正德十六年(1516-1521年,王阳明45岁至50岁),这是王阳明事业发展的巅峰时期,也是他的心学哲学进一步完善而达成体系化建构的圆满时期。正德十一年,朝廷任命王阳明为“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巡抚南、赣、汀、漳等处地方”,他实际所管理的地方,是江西、福建、湖广、广东四省交界的广大区域。在四省边界地区,长期以来存在着众多的土匪武装,山头林立,四处劫掠,给民众的日常生活造成极大困扰,成为朝廷的心腹之患。朝廷多次派兵征剿,但收效甚微。王阳明到达赣州之后,旋即投入一系列的具体工作,实地勘察地形、了解道路交通情况、掌握敌人兵力部署以及各山头之间的相互联系、己方兵员及其作战能力、作战器械的预备等等,在切实掌握各方面具体情况的基础上,王阳明亲自选练民兵,制定了一系列切实可行的作战方案,严明军纪,发起了对四省边界区域三次大规模的战役,即“漳南之役”、“横水桶冈之役”、“浰头之役”,在不到二年的时间内,彻底清除了四省边界广大地区的匪患。每次战争结束之后,王阳明都亲自部署战后民众的生产与生活秩序的恢复重建工作,并为未来考虑,设立新的行政区,强化政教,更革人心,以期收到长治久安之效。如“横水桶冈之役”结束之后在江西设立崇义县、“浰头之役”结束之后在广东设立和平县,这两个县至今也仍然是县级行政区。

正德十四年,宁王朱宸濠谋反。事发时,王阳明正奉朝廷之命前往福建处置地方事务而路过南昌。在极为急促仓皇的情况之下,王阳明迅速摆脱了朱宸濠的追兵,审时度势,迅速重新结集军队,制定了各种离间、攻心、实战之策,最终与朱宸濠在鄱阳湖决战,活捉朱宸濠。朱宸濠自起兵谋反到被生擒,不过40天;王阳明自开始发起平叛战争到全面结束,不过10天。“以万余乌合之兵,而破强寇十万之众”,不仅改写了明朝的政治历史,也创造了军事上的奇迹。但连续的军事上的旷世奇功并没有给王阳明带来个人的富贵利禄,尤其在平定朱宸濠的谋反之后,王阳明反而因此而遭受了种种诬陷与诽谤。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下,王阳明实现了其思想世界的再度飞跃。正德十五年,王阳明提出“致良知”说,进一步发展完善了他的心学哲学。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12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版一12

嘉靖元年至嘉靖七年十一月(1522-1529年,王阳明51岁至57岁),这是王阳明生命中的最后七年,既是他的“致良知”学说获得广泛传播的时期,也是他为国家人民利益而鞠躬尽瘁的最后阶段。平定朱宸濠叛乱之后,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王阳明忍辱负重,动心忍性,以非凡的智慧与皇帝朱厚照及其周围群小进行抗争,终于促成正德十五年闰八月朱厚照车驾返京,“御驾亲征”的闹剧由此落幕,而王阳明则仍留江西,继续处置地方善后事宜,尽快恢复当地民众的生活秩序。正德十六年三月,朱厚照驾崩,世宗即位。六月,王阳明应诏进京觐见嘉靖皇帝,但行至半道,又得到诏书谓不必进京,王阳明遂回到绍兴与家人团聚。

事实上,虽然朱宸濠已经被诛,皇帝朱厚照已经去世,他周围的群小在嘉靖帝即位后也已经得到了处置,但权臣对王阳明的诬陷诽谤并未消除,他仍然蒙受着不白之冤。王阳明回到家乡之后,他也因此而被朝廷“悬置”了起来,实际上即是“赋闲”在家。但王阳明不以为意,在此后的六年之中,他专注于讲学,宣讲他的“致良知”说,给整个学术界带来了极大震动,而随着“良知说”的迅速传播,“阳明心学”改变了中国思想史的整体格局及其发展方向。

嘉靖六年,朝廷忽又诏书数下,命王阳明为两广总督,前往广西思恩、田州平定“叛乱”。王阳明到广西后,经过了解实情,思、田并不存在“叛乱”事实,便将思、田事务和平解决了。而此同时,王阳明实地了解到,在八寨、断藤峡一带所存在的大量地方武装,倒是将来必为朝廷心腹之患,他运奇设谋,发起对八寨、断藤峡的征剿,不数月间,即迅速荡灭了两地的地方武装。但此同时,他向来原本并不强健的身体,却因长期的军旅生涯以及两广的暑热而终致旧疾复发,这时已经非常虚弱了。他不断地向朝廷上书,希望朝廷能够派员来接替他的两广巡抚之职,完成公务交接,他可以回家安心调养身体。但事实是,他的全部上书都被朝中权臣扣留了,他因此而耽误了治病的良机,终至不起。嘉靖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1529年1月9日),王阳明病逝于江西南安府地名“青龙铺”的地方,享年五十七岁。临终之际,时任南安府推官的门人周积询问遗言,阳明曰:“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即便人生百年,于天地之间,也只如白驹过隙而已。王阳明的五十七年生命,固然是短暂的,却也是永恒的。他从十二岁开始立下必为圣人之志,中间虽经百死千难,此志却坚不可摧,圣人的信念支撑起了他全部的生命大厦,他终究能以光明峻伟的人格、表里澄澈的心灵,伟岸挺立于天地之间,而得其思想生命的永恒。他集“心学”之大成,创立了独特的心学哲学体系,以“心即理”为根本的理论基础,以“知行合一”为现实的实践方式,以“致良知”于事事物物、使事事物物皆得其正而实现“天下万物一体之仁”为极致,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极大地丰富了中国古代的思想智慧。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1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1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2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2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3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3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4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4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5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5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6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6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7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7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8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8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9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09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10

王阳明【何陋轩记】草书书法版二10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欣赏高清局部01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欣赏高清局部01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欣赏高清局部02

王阳明【何陋轩记】书法欣赏高清局部02

更多王阳明书法作品欣赏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