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李隆基书法欣赏【鹡鸰颂】唐朝最有故事的皇帝

唐玄宗李隆基书法欣赏【鹡鸰颂】唐朝最有故事的皇帝

唐玄宗李隆基作为唐朝最有故事的皇帝,李隆基行书书法写得丰厚腴美,这与盛唐经济繁荣而蕴育出“以肥为美”的审美观有关。在这一审美观念的驱使下,绘画表现出仕女的丰腴肥美,书法上也出现了肥厚取代初唐“瘦硬通神”的新书风。唐玄宗书风肥厚的“上行”导致了徐浩、苏灵芝甚至颜真卿等人的“下效”,从而开创了有唐一代浑厚朴茂的书法新风,推动了书史的演进。李隆基《鹡鸰颂》萧散洒落,丰厚腴美。笔实墨沉,遒劲舒展。浑厚遒劲,丰腴妍丽,虽肥厚却并不虚胖,虽肉丰却並未掩骨。巧妙地将遒厚与生动、雄劲、丰丽熔为一体,从而表现出茂密沉毅的闲雅之气。凡追求雄强者,容易滑入霸野;凡求索厚重者,又会酿成粗俗。既要厚重,又要雅宜,是很不容易的,这似乎比疏秀之雅更难上一层。得此者,唐有徐浩、苏灵芝,宋则苏轼一人而已。

智永草书【真草千字文】秀润圆劲丰厚遒劲

智永草书【真草千字文】秀润圆劲丰厚遒劲

智永继承了王羲之的笔法,使乃祖书法流传于后世,但每个字中又都有一两笔特别加重笔力,更显示出智永作书时的神情专注、神力内敛,重笔之处也显得圆润合拍,健肥适当。董其昌《画禅室随笔》说他学钟繇《宣示表》,“每用笔必曲折其笔,宛转回向,沉著收束,所谓当其下笔欲透纸背者”。《真草千字文》为智永传世代表作,真草二体,是我国书法史上的留传千古名迹。

张旭唯一存世楷书/郎官石柱记/雍容闲雅精劲凝重

张旭唯一存世楷书/郎官石柱记/雍容闲雅精劲凝重

张旭是一位纯粹的书法家,把满腔情感倾注在点画之间,旁若无人,如醉如痴,如癫如狂。张旭工诗书,善楷、草书,尤以草书最为知名,史称“草圣”,开创了狂草书法风格的典范。张旭书法得之于“二王”而又能独创新意,楷书端正谨严,规矩至极。草书变幻莫测,连绵回绕,起伏跌宕,线条厚实饱满,极尽提按顿挫之妙。

颜真卿行书书法【争坐位帖】刚烈忠义之气

颜真卿行书书法【争坐位帖】刚烈忠义之气

颜真卿是中唐时期的书法创新的代表性人物,“颜体”缔造了一个独特的书学境界,其楷书一反初唐书风,行以篆籀之笔,化瘦硬为丰腴雄浑,结体宽博而气势恢宏,骨力遒劲而气概凛然,端庄雄伟,气势开张。其行书有着遒劲郁勃风格,体现了大唐帝国繁盛的风度,是书法美与人格美完美结合的典例。

李邕行书【婆罗树碑记】险峭爽朗舒展遒劲

李邕行书【婆罗树碑记】险峭爽朗舒展遒劲

李邕书法个性非常明显,字形左高右低,笔力舒展遒劲,给人以险峭爽朗的感觉,李邕提倡创新,继承和发扬古代书艺。魏晋以来,碑铭刻石,都用正书撰写,入唐以后,李邕改变用行书书法写碑。李邕曾说:“似我者欲俗,学我者死。”苏东坡,米元章都吸取了李邕书法的一些特点,元代的赵孟頫极力追求李邕书法笔意,从中学到了“风度闲雅”的书法境界。

褚遂良的书法成就与政治生涯

褚遂良的书法成就与政治生涯

唐王朝建立之后,随着政治、文化与经济的复兴,书法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汉魏,艺术风格过于质朴;两晋,又太变幻莫测;宋人书法风格又以老成为倾向;而元、明、清的书法,每况愈下。只有唐代,才在书法中表现出那典雅、华贵、丰满和情韵的成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