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蔡卞【楞严经】浏漓顿挫行法不减米元章

北宋蔡卞【楞严经】浏漓顿挫行法不减米元章

北宋蔡卞《楞严经》石刻拓本书法前段偈语书于元符二年,正是蔡卞官尚书左丞之时,后段偈语书于建中靖国元年,正是蔡卞贬少府少监分司池州之时。一年后,即崇宁元年将此二段偈语刻于灵岩,此时蔡卞已知枢密院。清王昶《金石萃编》称此石刻“所书浏漓顿挫,行法不减(米)元章,且通体完善,临池家可以模仿也”。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尚意的书法美学情趣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尚意的书法美学情趣

蔡京书法笔法姿媚,字势豪健。蔡京书法雄浑矫健,豪健洒脱,舒展飘逸,张弛有度,其书法在北宋罕有比肩者,不失为一代宗师。蔡京的书法有姿媚豪健、痛快沉着的特点,能体现宋代“尚意”的书法美学情趣。蔡京书法用笔挥洒自然,而不放纵的高雅格调;结字方面,字字笔划轻重不同,出自天然;起笔落笔呼应,创造出多样统一的字体;分行布白方面,每字每行,无不经过精心安排,做到左顾右盼之中求得前后呼应,达到了气韵生动的境地。

蔡卞【唐玄宗鹡鸰颂题跋】神气充腴姿媚豪健

蔡卞【唐玄宗鹡鸰颂题跋】神气充腴姿媚豪健

蔡卞书法,姿媚豪健、俊朗淳美,圆健遒丽,尤其是晚年所书有兼人之功。蔡卞的厉害之处是,他既精通碑学,又擅长帖学,身兼碑帖两种功力,融会贯通,运用自如,他的书法神气充腴,稳重含蓄,风度典雅,有晋人之潇洒,唐人之法度,又有宋人之灵展。尽善尽美,集碑帖两派之长于一身者。米芾曾以书学博士召对,宋徽宗上问本朝以书名世者凡数人,米芾各以其人对曰:“蔡京不得笔,蔡卞得笔而乏逸韵,蔡襄勒字,杜衍摆字,黄庭坚描字,苏轼画字,臣书刷字。”

荒江僻地的谪贬流放成就千古文章/苏东坡书法

荒江僻地的谪贬流放成就千古文章/苏东坡书法

苏东坡书法,曾被他的学生黄庭坚善意讥笑为“石压蛤蟆”的苏体,位居北宋四大家之首。仔细瞧还真是蛤蟆给压扁了的模样。在王安石变法导致新旧党倾轧的混乱政局中,苏东坡注定了他一生颠沛的仕途。四十岁以后苏东坡大部分的岁月都在荒江僻地的谪贬流放中度过,包括被贬和自请“下放”,他的足迹遍及杭州、密州、徐州、湖州、黄州、汝州、常州、颍州、扬州、定州、惠州、儋州。苏东坡可说几乎踏遍了宋室管辖的国土,他的谪贬,一处比一处偏远,海南在当时是流放重刑犯的南蛮不毛之地,少有人去了能够生还,而此时苏东坡已经六十二岁。放逐的生活使苏东坡的心灵产生蜕变,刻薄的讽刺,尖锐的笔锋,一切激情与愤怒都过去了,代之而起的是豁达乐观的幽默感,绝对醇美,完全成熟。著名的“赤壁赋”、“念奴娇”以及“记承天夜游”便是此时的作品。

北宋改革家王安石行书书法【楞严经旨要】

北宋改革家王安石行书书法【楞严经旨要】

关于王安石,人们往往更加关注他作为政治家、文学家的一面,忽略他作为书法家的一面。王安石的书法虽然不能与北宋四大书法家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齐名,但在当时有很高的评价。苏东坡称王安石书法乃是无法之法,不可学。米芾说王安石学杨凝式。黄山谷说王安石,比来士大夫,惟荆公有古人气质,而不端正,然笔间甚遒。明项元汴跋《楞严经旨要》中说:荆公凡作字,率多姿墨疾书。初末尝略经意,惟达其辞而已。然使积学尽力莫能到。评书者谓得晋唐人用笔法,美而不妖艳,瘦而不枯瘁。黄庭坚云:荆公率意而作,本不求工,而肃散简远,如高人胜士,敝衣败履,行乎大车驷马之间,而目光在牛背。

屡试不第北宋苏洵书法:怀素笔意晋唐气韵

屡试不第北宋苏洵书法:怀素笔意晋唐气韵

苏氏文章擅天下,目其文曰三苏。苏洵年二十七始发愤为学,岁余举进士,又举茂才异等,皆不中。悉焚常所为文,闭户益读书,遂通《六经》、百家之说,下笔顷刻数千言。由于欧阳修的赏识和推誉,士大夫争相传诵,一时学者竞相仿效。苏氏父子积极参加和推进了欧阳修倡导的古文运动,三苏在散文创作上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俱被列入“唐宋八大家”。三苏之中,苏洵和苏辙主要以散文著称;苏轼不但在散文创作上成果甚丰,而且在诗、词、书、画等各个领域中都有重要地位。苏洵书法草书深受怀素影响,苏洵书法尚晋唐笔意,气韵有余。

北宋宰相韩琦书法【信宿帖】浑厚朴拙的颜体

北宋宰相韩琦书法【信宿帖】浑厚朴拙的颜体

北宋宰相韩琦书法受颜真卿影响,有着结体宽博而气势恢宏、骨力遒劲而气概凛然的特点。与宋代蔡襄书法浑厚端庄,淳淡婉美相比,韩琦颜体书法显得更为浑厚朴拙,这无疑是禀赋胸襟使然。韩琦为北宋政治家,爱好书法,现存世墨迹有小恳帖、信宿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