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蔡卞【楞严经】浏漓顿挫行法不减米元章

北宋蔡卞【楞严经】浏漓顿挫行法不减米元章

北宋蔡卞《楞严经》石刻拓本书法前段偈语书于元符二年,正是蔡卞官尚书左丞之时,后段偈语书于建中靖国元年,正是蔡卞贬少府少监分司池州之时。一年后,即崇宁元年将此二段偈语刻于灵岩,此时蔡卞已知枢密院。清王昶《金石萃编》称此石刻“所书浏漓顿挫,行法不减(米)元章,且通体完善,临池家可以模仿也”。

蔡卞【唐玄宗鹡鸰颂题跋】神气充腴姿媚豪健

蔡卞【唐玄宗鹡鸰颂题跋】神气充腴姿媚豪健

蔡卞书法,姿媚豪健、俊朗淳美,圆健遒丽,尤其是晚年所书有兼人之功。蔡卞的厉害之处是,他既精通碑学,又擅长帖学,身兼碑帖两种功力,融会贯通,运用自如,他的书法神气充腴,稳重含蓄,风度典雅,有晋人之潇洒,唐人之法度,又有宋人之灵展。尽善尽美,集碑帖两派之长于一身者。米芾曾以书学博士召对,宋徽宗上问本朝以书名世者凡数人,米芾各以其人对曰:“蔡京不得笔,蔡卞得笔而乏逸韵,蔡襄勒字,杜衍摆字,黄庭坚描字,苏轼画字,臣书刷字。”

北宋改革家王安石行书书法【楞严经旨要】

北宋改革家王安石行书书法【楞严经旨要】

关于王安石,人们往往更加关注他作为政治家、文学家的一面,忽略他作为书法家的一面。王安石的书法虽然不能与北宋四大书法家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齐名,但在当时有很高的评价。苏东坡称王安石书法乃是无法之法,不可学。米芾说王安石学杨凝式。黄山谷说王安石,比来士大夫,惟荆公有古人气质,而不端正,然笔间甚遒。明项元汴跋《楞严经旨要》中说:荆公凡作字,率多姿墨疾书。初末尝略经意,惟达其辞而已。然使积学尽力莫能到。评书者谓得晋唐人用笔法,美而不妖艳,瘦而不枯瘁。黄庭坚云:荆公率意而作,本不求工,而肃散简远,如高人胜士,敝衣败履,行乎大车驷马之间,而目光在牛背。

屡试不第北宋苏洵书法:怀素笔意晋唐气韵

屡试不第北宋苏洵书法:怀素笔意晋唐气韵

苏氏文章擅天下,目其文曰三苏。苏洵年二十七始发愤为学,岁余举进士,又举茂才异等,皆不中。悉焚常所为文,闭户益读书,遂通《六经》、百家之说,下笔顷刻数千言。由于欧阳修的赏识和推誉,士大夫争相传诵,一时学者竞相仿效。苏氏父子积极参加和推进了欧阳修倡导的古文运动,三苏在散文创作上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俱被列入“唐宋八大家”。三苏之中,苏洵和苏辙主要以散文著称;苏轼不但在散文创作上成果甚丰,而且在诗、词、书、画等各个领域中都有重要地位。苏洵书法草书深受怀素影响,苏洵书法尚晋唐笔意,气韵有余。

北宋宰相韩琦书法【信宿帖】浑厚朴拙的颜体

北宋宰相韩琦书法【信宿帖】浑厚朴拙的颜体

北宋宰相韩琦书法受颜真卿影响,有着结体宽博而气势恢宏、骨力遒劲而气概凛然的特点。与宋代蔡襄书法浑厚端庄,淳淡婉美相比,韩琦颜体书法显得更为浑厚朴拙,这无疑是禀赋胸襟使然。韩琦为北宋政治家,爱好书法,现存世墨迹有小恳帖、信宿帖。

赵构书法【洛神赋】米芾书风辅以魏晋风骨

赵构书法【洛神赋】米芾书风辅以魏晋风骨

赵构书法,善真、行、草书,笔法洒脱婉丽,自然流畅,颇得晋人神韵。赵构草书洛神赋书法作品字法熟练,笔意圆润,一气呵成,流畅而能浑厚,飞动而兼沉着,可见书者当时精力弥满,兴致清畅,是晚年笔而非衰年笔。赵构书法虽有自家面貌,其中智永对他的影响较明显,笔意、字势均可见出,米芾的影子也还有一些。

张孝祥书法:学颜遒劲雄伟、崇米笔势奔放

张孝祥书法:学颜遒劲雄伟、崇米笔势奔放

张孝祥书法,有颜真卿书法遒劲雄伟,气势磅礴,苍劲有力之态;也有米芾书法的笔势奔放,秀拔清朗的面貌。张孝祥各类书体皆通,而行草尤具飘逸奔放之势,这和他本身潇洒不羁的性格分不开,但同时,其字个体本身极具颜体的阳刚之美,力道遒劲,而力壮之下,却难掩其字清劲挺拔的英秀气质。他的书法盛行于南宋前期,在两宋书坛上有承前启后的作用。

朱熹晚期书法:不与法缚不求法脱的自由境界

朱熹晚期书法:不与法缚不求法脱的自由境界

朱熹晚期对苏轼、黄庭坚、米芾三人书法的态度发生了重大变化,即由前期的颇有微词转变为充分肯定。朱熹眼界的打开,生活的磨难,以及学术上的成熟和书法认识上的提高,都在促使技法工夫已臻高水平的朱熹向往一种自由的境界。朱熹暮年曾经明确表示:书法不与法缚、不求法脱,真所谓一一从自己胸襟流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