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帝师陆润庠书法作品:婉丽劲健端庄厚重

晚清帝师陆润庠书法作品:婉丽劲健端庄厚重

陆润庠书法意近欧阳询、虞世南,清华朗润、婉丽劲健、平稳舒缓、意态潇洒。然馆阁气息较浓,讲究光黑精丽,匀圆丰满,馆阁体虽为明、清最高统治者们所常识,但都似乎缺少了一些笔墨的情趣和生动的韵味。陆润庠书法作品题墨笔力劲峭、水墨淋漓,在清末民初即被视为珍品。慈禧太后作画,常命陆润庠和同治元年状元徐郙、探花李文田、进士陆宝忠为之题字。陆润庠是晚清状元、宣统皇帝溥仪的老师。北京故宫有一面墙上目前还刻有清朝三位状元:翁同龢、陆润庠、刘春霖的题墨,被世人称为“三绝”。

王文治书法【唐玄宗鹡鸰颂题跋】行书用笔转少折多

王文治书法【唐玄宗鹡鸰颂题跋】行书用笔转少折多

王文治书法用笔转少折多,以折为主,果断有致。瘦硬的笔画略带圆转之意,既妩媚动人,又俊爽豪逸,风神萧散,笔端毫尖处处流露出才情和清秀的特色。王文治平日喜用淡墨,以表现潇疏秀逸之神韵。王文治书法用笔规矩而洒落,结构紧密而内敛,墨色以淡为主,是董其昌书法风貌的再现。王文治忠实地秉承帖意,但无传统帖学的流转圆媚与轻滑。王书运笔柔润,墨韵轻淡,疏朗空灵,气格风神婉美,近于董其昌的书风而更加妩媚,倜傥风流的境界是作伪者难以仿效的,莫怪当时竟有“天下三梁(指梁同书、梁衍、梁国治),不及江南一王”的说法。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挑战唯心主义有神论思想的杰作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挑战唯心主义有神论思想的杰作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不仅是郑板桥挑战唯心主义有神论思想的一篇杰作,而且也是他以其风格卓异的“板桥体”写成的一部足以传世的优秀书法作品。郑板桥撰写这篇《新修城隍庙碑记》是来大谈其无神论思想的。郑板桥撰写《新修城隍庙碑记》这样一篇关乎世道人心的文章,郑板桥当然不能放弃自己建立在朴素唯物主义思想基础上的无神论观点。郑板桥不仅没有放弃,而且还借此机会,把自己酝酿已久的观点做了一番淋漓尽致的发挥,使《新修城隍庙碑记》成为我国古代延绵不绝的无神论思想在清代中叶的一个光辉续篇。

地道的六分半书之本色【重修城隍庙碑记】郑板桥行书

地道的六分半书之本色【重修城隍庙碑记】郑板桥行书

郑板桥《重修城隍庙碑记》册页乃《新修城隍庙碑记》草稿,该草稿册页呈现出成熟的、地道的晚年郑板桥“六分半书”之本色:点画敦厚粗壮多承苏轼之貌,尤其是点、横喜用顿笔,转折处以偃笔翻过,纯是苏法;撇、捺及长横斜昂取势,间用提按战抖,沉着中时见飘飘欲飞之趣,学黄庭坚而善化用;至于隶书的融入,除字形方扁和横笔、捺脚多有波磔挑剔以外,许多字的结构都采用篆、隶写法,以显古拙不俗。草稿的形式感和视觉冲击力比碑文略胜一筹,夸大了主笔在字中的主导作用,打破了用笔上潜在的刻板,结构上采用字形的长短、大小、宽窄进行调节,一气呵成,在相对统一的笔势连贯中出之自然而又能做到一定的变化有度,在对比的流美中溢出朴拙的古意。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难得一见的板桥体六分半楷书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难得一见的板桥体六分半楷书

郑板桥是清代“扬州八怪”的主要代表,以“诗、书、画”三绝闻名于世的书画家、文学家。郑板桥书法,用隶书参以行楷,非隶非楷,非古非今,俗称“板桥体”书法。郑板桥书法作品单个字体看似歪歪斜斜,但总体感觉错落有致,别有韵味,有人说“这种书法作品不可无一,不可有二”。做官前后,均居扬州,以书画营生。工诗、词,善书、画。诗词不屑作熟语。画擅花卉木石,尤长兰竹。兰叶之妙以焦墨挥毫,藉草书中之中竖,长撇运之,多不乱,少不疏,脱尽时习,秀劲绝伦。书亦有别致,隶、楷参半,自称“六分半书”。间亦以画法行之。印章笔力朴古逼文、何。

优游乐闲静恬淡养清虚——姜宸英书法作品

优游乐闲静恬淡养清虚——姜宸英书法作品

姜宸英书法由米芾、董其昌上追晋人,清逸秀俊,气度娴雅。姜宸英书法妙在以自己性情,融合古人神理。姜宸英书法以行草见长,登第后善写小楷,他三指撮管,悬腕疾书,分行章法,疏密有度。清代书法家杨宾称:“西溟少时学米、董,其书有名。”米,即指米芾。米芾是北宋书法家,他的字有“稳不俗、险不怪、老不枯、润不肥”的美誉。董,即指明朝的董其昌。他的字有“丰神独绝,如清风飘拂”的美誉。年轻时的姜宸英就把这两家的书法学得惟妙惟肖。时人,有得到姜宸英书法为幸。

康熙四家何焯书法作品:端庄静穆古雅平和

康熙四家何焯书法作品:端庄静穆古雅平和

清代何焯作为一名治学严谨缜密的学人,其楷书也表现出一种端庄静穆、一丝不敬的夫子神态,与其为人性情相一致。倒是他的行书,特别是小行楷,因为每日校勘书籍的缘故,在反复的实用书写过程中,熟而生巧,反倒具有一些自然潇洒的趣味,与当时那些殚思竭虑于前人法度的书家相比,显得富有真趣和韵味。

帖学入碑学的渐变–清代汪士鋐书法作品

帖学入碑学的渐变–清代汪士鋐书法作品

汪士鋐书法宗褚遂良、赵孟頫,晚年习篆、隶,在康乾时期董风弥漫的当时确属难得的新声。其自述学书历程云:初学《停云馆》《麻姑仙坛》《阴符经》,书绝瘦硬颉颃张照,诸子莫及。入都后,友人陶子师讥为木板《黄庭》,因一变学赵,得其弱;再变学褚,得其瘦。晚年尚慕篆、隶,时悬《颜家庙碑》额於壁间,观玩摹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