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帝师陆润庠书法作品:婉丽劲健端庄厚重

晚清帝师陆润庠书法作品:婉丽劲健端庄厚重

陆润庠书法意近欧阳询、虞世南,清华朗润、婉丽劲健、平稳舒缓、意态潇洒。然馆阁气息较浓,讲究光黑精丽,匀圆丰满,馆阁体虽为明、清最高统治者们所常识,但都似乎缺少了一些笔墨的情趣和生动的韵味。陆润庠书法作品题墨笔力劲峭、水墨淋漓,在清末民初即被视为珍品。慈禧太后作画,常命陆润庠和同治元年状元徐郙、探花李文田、进士陆宝忠为之题字。陆润庠是晚清状元、宣统皇帝溥仪的老师。北京故宫有一面墙上目前还刻有清朝三位状元:翁同龢、陆润庠、刘春霖的题墨,被世人称为“三绝”。

优游乐闲静恬淡养清虚——姜宸英书法作品

优游乐闲静恬淡养清虚——姜宸英书法作品

姜宸英书法由米芾、董其昌上追晋人,清逸秀俊,气度娴雅。姜宸英书法妙在以自己性情,融合古人神理。姜宸英书法以行草见长,登第后善写小楷,他三指撮管,悬腕疾书,分行章法,疏密有度。清代书法家杨宾称:“西溟少时学米、董,其书有名。”米,即指米芾。米芾是北宋书法家,他的字有“稳不俗、险不怪、老不枯、润不肥”的美誉。董,即指明朝的董其昌。他的字有“丰神独绝,如清风飘拂”的美誉。年轻时的姜宸英就把这两家的书法学得惟妙惟肖。时人,有得到姜宸英书法为幸。

康熙四家何焯书法作品:端庄静穆古雅平和

康熙四家何焯书法作品:端庄静穆古雅平和

清代何焯作为一名治学严谨缜密的学人,其楷书也表现出一种端庄静穆、一丝不敬的夫子神态,与其为人性情相一致。倒是他的行书,特别是小行楷,因为每日校勘书籍的缘故,在反复的实用书写过程中,熟而生巧,反倒具有一些自然潇洒的趣味,与当时那些殚思竭虑于前人法度的书家相比,显得富有真趣和韵味。

帖学入碑学的渐变–清代汪士鋐书法作品

帖学入碑学的渐变–清代汪士鋐书法作品

汪士鋐书法宗褚遂良、赵孟頫,晚年习篆、隶,在康乾时期董风弥漫的当时确属难得的新声。其自述学书历程云:初学《停云馆》《麻姑仙坛》《阴符经》,书绝瘦硬颉颃张照,诸子莫及。入都后,友人陶子师讥为木板《黄庭》,因一变学赵,得其弱;再变学褚,得其瘦。晚年尚慕篆、隶,时悬《颜家庙碑》额於壁间,观玩摹拟。

陈奕禧书法欣赏:沉著浑融清劲缠绵柔中见刚

陈奕禧书法欣赏:沉著浑融清劲缠绵柔中见刚

陈奕禧为清代初期四大书法家之一,陈弈禧精于小楷,以行草书著称于世,善于作大幅立轴。陈弈禧大字沉着浑融,无轻佻之态,小字稳健而柔美。陈奕禧虽受家风和时风影响,但内心有着反董的思想。陈奕禧在书法上着意于结体变化,字里行间时作鼓侧跌宕之想。陈奕禧极力推崇北碑,开创了清代学习北碑的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