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朴若古佛《爨宝子碑/爨龙颜碑》隶楷极则二爨赏析

端朴若古佛《爨宝子碑/爨龙颜碑》隶楷极则二爨赏析

《爨宝子碑》《爨龙颜碑》“二爨”是两块云南“南碑瑰宝”,是同时代的书法作品。《爨宝子碑》具有的是刀味,石味,民间味,野蛮味,和南朝正统的名人书家严守法度,笔意结构,书卷气形成强烈对比。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评此碑为“端朴若古佛之容”。在书法史上《爨宝子碑》与《爨龙颜碑》并称为“二爨”,前者被称为“小爨”,后者因字多碑大称“大爨”。《爨龙颜碑》书法雄强茂美,结体以方整为主,但转折处已使用圆转笔法,而不象《爨宝子碑》那样如矩形的折角,更具有楷书的特征。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揖》中,推其为“神品第一”、“古今楷法第一”、“隶楷极则”。纵观二爨书法笔力道劲,像刀斧击凿而成,是研究我国书法由隶转楷的演变过程中的重要文献。1961年,国务院正式批准二爨为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乱世奸雄袁世凯书法作品:铁钩银划遒劲有力

乱世奸雄袁世凯书法作品:铁钩银划遒劲有力

袁世凯在书法上主张从篆书练起,袁世凯书法作品求根溯源的意味很重,篆书取法于钟鼎文字,楷书从颜体入手,真、草、隶、篆四种字体均出手不凡。袁世凯书法笔画特征也符合他手握重兵的身份特点,铁钩银划,遒劲有力。袁世凯是中国近代史上的北洋军阀鼻祖、也是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有人说他是独夫民贼、窃国大盗,也有人认为他对中国的近代化做出贡献。袁世凯和曹操有点相似,同样出生在乱世,同样的政治手腕和强大的军队。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挑战唯心主义有神论思想的杰作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挑战唯心主义有神论思想的杰作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不仅是郑板桥挑战唯心主义有神论思想的一篇杰作,而且也是他以其风格卓异的“板桥体”写成的一部足以传世的优秀书法作品。郑板桥撰写这篇《新修城隍庙碑记》是来大谈其无神论思想的。郑板桥撰写《新修城隍庙碑记》这样一篇关乎世道人心的文章,郑板桥当然不能放弃自己建立在朴素唯物主义思想基础上的无神论观点。郑板桥不仅没有放弃,而且还借此机会,把自己酝酿已久的观点做了一番淋漓尽致的发挥,使《新修城隍庙碑记》成为我国古代延绵不绝的无神论思想在清代中叶的一个光辉续篇。

地道的六分半书之本色【重修城隍庙碑记】郑板桥行书

地道的六分半书之本色【重修城隍庙碑记】郑板桥行书

郑板桥《重修城隍庙碑记》册页乃《新修城隍庙碑记》草稿,该草稿册页呈现出成熟的、地道的晚年郑板桥“六分半书”之本色:点画敦厚粗壮多承苏轼之貌,尤其是点、横喜用顿笔,转折处以偃笔翻过,纯是苏法;撇、捺及长横斜昂取势,间用提按战抖,沉着中时见飘飘欲飞之趣,学黄庭坚而善化用;至于隶书的融入,除字形方扁和横笔、捺脚多有波磔挑剔以外,许多字的结构都采用篆、隶写法,以显古拙不俗。草稿的形式感和视觉冲击力比碑文略胜一筹,夸大了主笔在字中的主导作用,打破了用笔上潜在的刻板,结构上采用字形的长短、大小、宽窄进行调节,一气呵成,在相对统一的笔势连贯中出之自然而又能做到一定的变化有度,在对比的流美中溢出朴拙的古意。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难得一见的板桥体六分半楷书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难得一见的板桥体六分半楷书

郑板桥是清代“扬州八怪”的主要代表,以“诗、书、画”三绝闻名于世的书画家、文学家。郑板桥书法,用隶书参以行楷,非隶非楷,非古非今,俗称“板桥体”书法。郑板桥书法作品单个字体看似歪歪斜斜,但总体感觉错落有致,别有韵味,有人说“这种书法作品不可无一,不可有二”。做官前后,均居扬州,以书画营生。工诗、词,善书、画。诗词不屑作熟语。画擅花卉木石,尤长兰竹。兰叶之妙以焦墨挥毫,藉草书中之中竖,长撇运之,多不乱,少不疏,脱尽时习,秀劲绝伦。书亦有别致,隶、楷参半,自称“六分半书”。间亦以画法行之。印章笔力朴古逼文、何。

明代首奸严嵩书法欣赏:刚劲凝重笔势强健

明代首奸严嵩书法欣赏:刚劲凝重笔势强健

为什么“字如其人”的说法屡屡落空?严嵩临死前的委屈之言解释了这种误差,他写道“平生报国惟忠赤,身死从人说是非”。至死,他依然认为自己是个浩然正气的忠臣、君子。奸臣这种自以为正义在胸中的心态让他们的字看起来或雄健豪放或清雅高洁,“字如其人”其实只是通过字可以看出写字人的心理状况,至于品行是无法从字里显露出来的。奸臣蔡京、秦桧、严蒿等虽堪称书法家,但他们的书法作品留传下来的却极少,所谓因人废字。张瑞图趋附阉党,性质上与严蒿之流有别,其书法勉强被后世所接受。历代书法评价中,书品和人品是一个血肉相连的整体,人品历来高于书品,书法是人的学识、才能、品质高度融合的体现。司马光曾经说过:才胜德者,小人也。很多人认为把人品低下的书家的书法作品收藏家中,等于收藏了邪恶之气,不仅玷污了家风,也有损于自己的人品。

祝允明书法欣赏【和陶饮酒诗】晋唐小楷古雅气息

祝允明书法欣赏【和陶饮酒诗】晋唐小楷古雅气息

祝允明书法运笔豪纵狂放而法度严谨,有晋唐人的古雅气息,行笔沉着痛快,一气呵成。祝允明书法楷书学钟、王、智永、虞、褚;行书法二王、苏轼、米芾,兼取章草的古朴;草书师承张旭、怀素的狂草,兼取法黄庭坚,结体奇纵,与世间流传的草书大相径庭。祝允明书法善于狂草、楷书。狂草来自怀素、张旭,更多的是接近黄山谷,提按和使转的笔法交互使用,行与行之间的距离很紧,形成一种汪洋恣肆的视觉效果。更难得的是楷书写得相当严谨,又有晋唐人的古雅气息,这种反差很大的综合素养与唐代的张旭十分相似。祝允明书法继承了二王以来帖学的通畅、明快的笔法,又能抒发情性,畅抒胸臆,恣意挥洒,祝允明书法既有传统精髓,不狂怪姿肆,又有自己的风神气质,讲求风韵,祝允明书法在当时乃至后世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智永草书【真草千字文】秀润圆劲丰厚遒劲

智永草书【真草千字文】秀润圆劲丰厚遒劲

智永继承了王羲之的笔法,使乃祖书法流传于后世,但每个字中又都有一两笔特别加重笔力,更显示出智永作书时的神情专注、神力内敛,重笔之处也显得圆润合拍,健肥适当。董其昌《画禅室随笔》说他学钟繇《宣示表》,“每用笔必曲折其笔,宛转回向,沉著收束,所谓当其下笔欲透纸背者”。《真草千字文》为智永传世代表作,真草二体,是我国书法史上的留传千古名迹。

张旭唯一存世楷书/郎官石柱记/雍容闲雅精劲凝重

张旭唯一存世楷书/郎官石柱记/雍容闲雅精劲凝重

张旭是一位纯粹的书法家,把满腔情感倾注在点画之间,旁若无人,如醉如痴,如癫如狂。张旭工诗书,善楷、草书,尤以草书最为知名,史称“草圣”,开创了狂草书法风格的典范。张旭书法得之于“二王”而又能独创新意,楷书端正谨严,规矩至极。草书变幻莫测,连绵回绕,起伏跌宕,线条厚实饱满,极尽提按顿挫之妙。

永和四年款【曹夫人碑】成东晋书法实物标本

永和四年款【曹夫人碑】成东晋书法实物标本

“晋故曹夫人碑”书法兼具隶楷,成东晋书法实物标本。碑刻对研究中国汉字书法发展演变有重要意义。首先,碑刻中不少部首和笔画显然与现代汉字不同。其次,魏晋南北朝时期正是从隶书到楷书的转型时期,因此,这一时期的书法往往兼具隶、楷的特点。碑刻上的文字,有隶书的特点,而楷书特色更浓。“晋故曹夫人碑”这块晋碑共108字,字迹清晰,就如刚刻上去的样子。碑额上有“晋故曹夫人碑”。晋故曹夫人碑”保存完整,字迹清晰,实际已成为湖南现存有字的古碑中年代最早的。此外,该碑石材上乘、纪年准确、内容丰富、书法遒劲、雕工精细,不仅文物价值极高,而且工艺水平精湛。因为置于墓内,“晋故曹夫人碑”才能历经1600多年仍保存完整,书法字迹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