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朴若古佛《爨宝子碑/爨龙颜碑》隶楷极则二爨赏析

端朴若古佛《爨宝子碑/爨龙颜碑》隶楷极则二爨赏析

《爨宝子碑》《爨龙颜碑》“二爨”是两块云南“南碑瑰宝”,是同时代的书法作品。《爨宝子碑》具有的是刀味,石味,民间味,野蛮味,和南朝正统的名人书家严守法度,笔意结构,书卷气形成强烈对比。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评此碑为“端朴若古佛之容”。在书法史上《爨宝子碑》与《爨龙颜碑》并称为“二爨”,前者被称为“小爨”,后者因字多碑大称“大爨”。《爨龙颜碑》书法雄强茂美,结体以方整为主,但转折处已使用圆转笔法,而不象《爨宝子碑》那样如矩形的折角,更具有楷书的特征。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揖》中,推其为“神品第一”、“古今楷法第一”、“隶楷极则”。纵观二爨书法笔力道劲,像刀斧击凿而成,是研究我国书法由隶转楷的演变过程中的重要文献。1961年,国务院正式批准二爨为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难得一见的板桥体六分半楷书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难得一见的板桥体六分半楷书

郑板桥是清代“扬州八怪”的主要代表,以“诗、书、画”三绝闻名于世的书画家、文学家。郑板桥书法,用隶书参以行楷,非隶非楷,非古非今,俗称“板桥体”书法。郑板桥书法作品单个字体看似歪歪斜斜,但总体感觉错落有致,别有韵味,有人说“这种书法作品不可无一,不可有二”。做官前后,均居扬州,以书画营生。工诗、词,善书、画。诗词不屑作熟语。画擅花卉木石,尤长兰竹。兰叶之妙以焦墨挥毫,藉草书中之中竖,长撇运之,多不乱,少不疏,脱尽时习,秀劲绝伦。书亦有别致,隶、楷参半,自称“六分半书”。间亦以画法行之。印章笔力朴古逼文、何。

永和四年款【曹夫人碑】成东晋书法实物标本

永和四年款【曹夫人碑】成东晋书法实物标本

“晋故曹夫人碑”书法兼具隶楷,成东晋书法实物标本。碑刻对研究中国汉字书法发展演变有重要意义。首先,碑刻中不少部首和笔画显然与现代汉字不同。其次,魏晋南北朝时期正是从隶书到楷书的转型时期,因此,这一时期的书法往往兼具隶、楷的特点。碑刻上的文字,有隶书的特点,而楷书特色更浓。“晋故曹夫人碑”这块晋碑共108字,字迹清晰,就如刚刻上去的样子。碑额上有“晋故曹夫人碑”。晋故曹夫人碑”保存完整,字迹清晰,实际已成为湖南现存有字的古碑中年代最早的。此外,该碑石材上乘、纪年准确、内容丰富、书法遒劲、雕工精细,不仅文物价值极高,而且工艺水平精湛。因为置于墓内,“晋故曹夫人碑”才能历经1600多年仍保存完整,书法字迹清楚。

钱玄同隶书书法作品:笔宽展舒质朴厚重

钱玄同隶书书法作品:笔宽展舒质朴厚重

钱玄同书法,擅于写经体:笔势谨严,用笔偏厚而结构偏宽。其小篆汉隶以及北魏体楷书也有着较高的水准,以楷书的笔势用小篆书写,将圆笔变成了方笔。钱玄同是我国的文字改革和创制汉语拼音方案的先驱者,也是五四新文学革命的倡导者之一。

碑帖交融马一浮书法:清雅高古取势侧欹

碑帖交融马一浮书法:清雅高古取势侧欹

马一浮书法合章草、汉隶于一体,自成一家,丰子恺推崇其为中国书法界之泰斗。马一浮书法精于行草及隶书,行草运笔俊利,章法清逸而气势雄强;隶书取精用弘,用笔温厚、结体潇洒。马一浮精于古代哲学、文学、佛学,是中国现代史上一位博古通今、学贯中西的硕儒。

隶书极致伊秉绶书法:醇古壮伟苍茫古穆

隶书极致伊秉绶书法:醇古壮伟苍茫古穆

伊秉绶隶书为汉碑中雄伟古朴的一类,伊秉绶写隶书有着愈大愈壮,气势恢宏的特点,笔画平直,分布均匀,四边充实,方严整饬。因受衡方碑影响,以篆笔做隶,墨沉笔实,醇古壮伟,为清代碑学中的隶书中兴的代表人物之一,被誉为乾嘉八隶之首,他的隶书与擅长篆书的邓石如,并称南伊北邓。

经亨颐书法作品欣赏:奇崛朴拙兼收并蓄

经亨颐书法作品欣赏:奇崛朴拙兼收并蓄

经亨颐书法作品,以爨宝子碑化出的小楷书,线条迟缓中带拙愈,结体方正中显儒雅。经亨颐喜爱篆刻,取法汉印,所作端庄清雅。朱文印线条有粗细之别,在篆法上十分强调结构的神态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