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尚意的书法美学情趣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尚意的书法美学情趣

蔡京书法笔法姿媚,字势豪健。蔡京书法雄浑矫健,豪健洒脱,舒展飘逸,张弛有度,其书法在北宋罕有比肩者,不失为一代宗师。蔡京的书法有姿媚豪健、痛快沉着的特点,能体现宋代“尚意”的书法美学情趣。蔡京书法用笔挥洒自然,而不放纵的高雅格调;结字方面,字字笔划轻重不同,出自天然;起笔落笔呼应,创造出多样统一的字体;分行布白方面,每字每行,无不经过精心安排,做到左顾右盼之中求得前后呼应,达到了气韵生动的境地。

唐玄宗李隆基书法欣赏【鹡鸰颂】唐朝最有故事的皇帝

唐玄宗李隆基书法欣赏【鹡鸰颂】唐朝最有故事的皇帝

唐玄宗李隆基作为唐朝最有故事的皇帝,李隆基行书书法写得丰厚腴美,这与盛唐经济繁荣而蕴育出“以肥为美”的审美观有关。在这一审美观念的驱使下,绘画表现出仕女的丰腴肥美,书法上也出现了肥厚取代初唐“瘦硬通神”的新书风。唐玄宗书风肥厚的“上行”导致了徐浩、苏灵芝甚至颜真卿等人的“下效”,从而开创了有唐一代浑厚朴茂的书法新风,推动了书史的演进。李隆基《鹡鸰颂》萧散洒落,丰厚腴美。笔实墨沉,遒劲舒展。浑厚遒劲,丰腴妍丽,虽肥厚却并不虚胖,虽肉丰却並未掩骨。巧妙地将遒厚与生动、雄劲、丰丽熔为一体,从而表现出茂密沉毅的闲雅之气。凡追求雄强者,容易滑入霸野;凡求索厚重者,又会酿成粗俗。既要厚重,又要雅宜,是很不容易的,这似乎比疏秀之雅更难上一层。得此者,唐有徐浩、苏灵芝,宋则苏轼一人而已。

蔡卞【唐玄宗鹡鸰颂题跋】神气充腴姿媚豪健

蔡卞【唐玄宗鹡鸰颂题跋】神气充腴姿媚豪健

蔡卞书法,姿媚豪健、俊朗淳美,圆健遒丽,尤其是晚年所书有兼人之功。蔡卞的厉害之处是,他既精通碑学,又擅长帖学,身兼碑帖两种功力,融会贯通,运用自如,他的书法神气充腴,稳重含蓄,风度典雅,有晋人之潇洒,唐人之法度,又有宋人之灵展。尽善尽美,集碑帖两派之长于一身者。米芾曾以书学博士召对,宋徽宗上问本朝以书名世者凡数人,米芾各以其人对曰:“蔡京不得笔,蔡卞得笔而乏逸韵,蔡襄勒字,杜衍摆字,黄庭坚描字,苏轼画字,臣书刷字。”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挑战唯心主义有神论思想的杰作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挑战唯心主义有神论思想的杰作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不仅是郑板桥挑战唯心主义有神论思想的一篇杰作,而且也是他以其风格卓异的“板桥体”写成的一部足以传世的优秀书法作品。郑板桥撰写这篇《新修城隍庙碑记》是来大谈其无神论思想的。郑板桥撰写《新修城隍庙碑记》这样一篇关乎世道人心的文章,郑板桥当然不能放弃自己建立在朴素唯物主义思想基础上的无神论观点。郑板桥不仅没有放弃,而且还借此机会,把自己酝酿已久的观点做了一番淋漓尽致的发挥,使《新修城隍庙碑记》成为我国古代延绵不绝的无神论思想在清代中叶的一个光辉续篇。

地道的六分半书之本色【重修城隍庙碑记】郑板桥行书

地道的六分半书之本色【重修城隍庙碑记】郑板桥行书

郑板桥《重修城隍庙碑记》册页乃《新修城隍庙碑记》草稿,该草稿册页呈现出成熟的、地道的晚年郑板桥“六分半书”之本色:点画敦厚粗壮多承苏轼之貌,尤其是点、横喜用顿笔,转折处以偃笔翻过,纯是苏法;撇、捺及长横斜昂取势,间用提按战抖,沉着中时见飘飘欲飞之趣,学黄庭坚而善化用;至于隶书的融入,除字形方扁和横笔、捺脚多有波磔挑剔以外,许多字的结构都采用篆、隶写法,以显古拙不俗。草稿的形式感和视觉冲击力比碑文略胜一筹,夸大了主笔在字中的主导作用,打破了用笔上潜在的刻板,结构上采用字形的长短、大小、宽窄进行调节,一气呵成,在相对统一的笔势连贯中出之自然而又能做到一定的变化有度,在对比的流美中溢出朴拙的古意。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难得一见的板桥体六分半楷书

郑板桥【新修城隍庙碑记】难得一见的板桥体六分半楷书

郑板桥是清代“扬州八怪”的主要代表,以“诗、书、画”三绝闻名于世的书画家、文学家。郑板桥书法,用隶书参以行楷,非隶非楷,非古非今,俗称“板桥体”书法。郑板桥书法作品单个字体看似歪歪斜斜,但总体感觉错落有致,别有韵味,有人说“这种书法作品不可无一,不可有二”。做官前后,均居扬州,以书画营生。工诗、词,善书、画。诗词不屑作熟语。画擅花卉木石,尤长兰竹。兰叶之妙以焦墨挥毫,藉草书中之中竖,长撇运之,多不乱,少不疏,脱尽时习,秀劲绝伦。书亦有别致,隶、楷参半,自称“六分半书”。间亦以画法行之。印章笔力朴古逼文、何。

明代首奸严嵩书法欣赏:刚劲凝重笔势强健

明代首奸严嵩书法欣赏:刚劲凝重笔势强健

为什么“字如其人”的说法屡屡落空?严嵩临死前的委屈之言解释了这种误差,他写道“平生报国惟忠赤,身死从人说是非”。至死,他依然认为自己是个浩然正气的忠臣、君子。奸臣这种自以为正义在胸中的心态让他们的字看起来或雄健豪放或清雅高洁,“字如其人”其实只是通过字可以看出写字人的心理状况,至于品行是无法从字里显露出来的。奸臣蔡京、秦桧、严蒿等虽堪称书法家,但他们的书法作品留传下来的却极少,所谓因人废字。张瑞图趋附阉党,性质上与严蒿之流有别,其书法勉强被后世所接受。历代书法评价中,书品和人品是一个血肉相连的整体,人品历来高于书品,书法是人的学识、才能、品质高度融合的体现。司马光曾经说过:才胜德者,小人也。很多人认为把人品低下的书家的书法作品收藏家中,等于收藏了邪恶之气,不仅玷污了家风,也有损于自己的人品。

风流才子唐伯虎的真实人生及《落花诗》各版书法

风流才子唐伯虎的真实人生及《落花诗》各版书法

唐伯虎一生坎坷,生活穷困潦倒,郁郁不得志,只活到五十四岁就辞世而去。唐伯虎临终时写的绝笔诗,表露了他内心留恋人间但又愤世厌俗的复杂心情:“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也何妨。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飘流在异乡。”唐寅书法柔中带刚、娟秀中见劲峭的特点在《落花诗》苏博藏本和普林斯顿藏本中相对表现得更为突出,这两个藏本面目清秀,书风接近,且都是行偏于楷的风貌。而辽博藏本与中国美术馆藏本,其书风是行偏于草的体貌,用笔、结字和章法都与前两个藏本不同。

鲜于枢书法作品【苏轼海棠诗卷】笔法纵肆欹态横生

鲜于枢书法作品【苏轼海棠诗卷】笔法纵肆欹态横生

《苏轼海棠诗卷》是鲜于枢书法代表作品之一,作品运用极富弹性的硬毫写成,以行书为主,兼用草法。书法笔法纵肆,欹态横生。从用笔力上看,锋敛墨聚,圆劲有力。结字严谨而纵肆,点线爽健而富有立体感,挥运之中意气雄豪而出入规矩。鲜于枢以深厚的功力表现出了对书法形式美的追求和创造力,从而也表现了自己的气质、人格。书法结体略呈右上取势,宽博宏肆,纵敛有度;行书中间杂草书,规整中有变化,益增活泼生动之趣。赵孟頫评论《苏轼海棠诗卷》:“笔笔皆有古法,足为至宝”。

鲜于枢书法欣赏【章草千字文】猿啸鹤鸣风神超逸

鲜于枢书法欣赏【章草千字文】猿啸鹤鸣风神超逸

鲜于枢书法风格,特点可归纳六类:一是大字楷书,如《透光古镜歌》是属于规矩兼恢宏的;二是较小的行楷书,如《苏轼海棠诗》、《老子道德经》等,属于规矩谨敕的;三是行草书,如《襄阳歌》、《韩愈进学解》等,具有颜(真卿)苏(东坡)风格;四是狂草,如《大字诗赞》、《唐人涛》等,近乎怀素神趣;五是下笔稍肥厚,如醉时歌、唐绝旬一类,字形受李北海的影响,与赵孟頫、邓文原风格相近;六是还有一些书作笔画较瘦挺、转折之迹明显,或字形既放纵又坚实、气魄雄浑又不失规矩。鲜于枢尤善悬腕书,他认为作书必须“把笔离纸三寸,取其指实掌平虚腕法贺转,则飘逸纵之,体自绝出耳。”这一见解,十分精辟。以鲜于枢和赵孟頫为代表的书艺,形成了中国元代真、行、草书为主流的书法,呈现了元朝的一代书风,对明清以至现在的书法仍发生着重大影响。